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安红豆(中)

新的OP啊啊啊!土拨鼠尖叫!肝文为敬!

 —————————————————————

精神壁垒碎掉,其实是个很新奇的体验。

并不痛,荆轲按下波音匣的瞬间,他只觉周身一轻,像是突然陷入了云海,跌进了梦乡,意识涣散,但并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

 

他看见嬴政蹙眉望着自己,眼中难得有些担忧,他也知道自己坐上轮椅,一路颠簸入京。

就像从参与者变成了观众,能看能听能感,只是无法干涉。

倘若还能自控,理智尚存,望见流沙据地时,他万不会心生期待。

毕竟往事繁杂。

 

他记得那天,焦黑碎屑飘了满空,一线火慢慢烧来,如果自己不管,过不了多久,那火就会燎上卫庄衣物。

以他当时的伤势,即便烧死了,大概都醒不过来。

 

对于匹配度太高的哨向来说,要么顺应本能搭个伙,要么干脆就弄死一方,免得相互影响,不得安宁。

嬴政建议过他,以彼之道还治其人,把卫庄关起来,需要哨兵素的时候用用就行。

可他既不愿杀卫庄,也不愿再见他。

 

而后在青帮的日子里,他不会回忆这五年,也不会去想卫庄。

刚开始,身边并无可用之人,事事亲力亲为,明枪暗箭更是防不胜防,忙的脚后跟踢脑勺,到了后期,眼看着青帮行事愈发肆无忌惮,嬴政行事作风日益强硬,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在发现嬴政堂下也在走私向导时,他第一次想起过往。

有时候倾心尽力,只需防备一人,何尝不是种幸运。

 

之后,盖聂有设想过,再见时会是什么场景。

刀刃相向怕是最好的。

卫庄如此冷漠,如对待一个陌生人般的态度,也在预想之中。

出了意料的,是他自己的反应。

 

就像是俯瞰冰原解融,凝视春芽破土,那旧称叫出来,他虽不能感同身受,却知道自己心中是欢喜的。

也是,抛开庞杂冗沉,他对卫庄本是欣赏的。

喜他年少跳脱,生机勃勃,于古寺檐上,身影恣意。

赞他天资过人,志坚性毅,纵宅门深深,难挡锐气。

叹他七窍玲珑,世事练达,却情执念深,不勘殊易。

 

他看着那双灰眸,像是看见了一座巍峨山崖分崩离析。

那一息,盖聂没有想怎么处理自己的精神壁垒,也没有想如何查出波音匣的蹊跷。

他只是忽然很想,开口和卫庄说句话。

 

TBC


评论(1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