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无眠夜(上)

本来说睡个毛线,要肝辆草车出来庆OP,然而想睡了_(:з」∠)_路痴人设见2016春晚hhh

 ————————————————————

韩国与鬼谷之间,不仅山高水长路漫漫,还尽是荒郊野岭乱葬岗,放眼望去天高云阔,就是不见半个人影。

客栈什么的就更别想了。

 

好在鬼谷纵横未雨绸缪,从韩国走时就自带了睡榻。

那稻草是刚晒干的,躺上去干燥舒适,而他们夜观天象,挑了个无雨的时间段出发,在草垛上应付两天,本不成问题。

前提是没有迷路。

 

“我还是觉得,不该迷路。”盖聂枕在手臂上,十分认真地说,“一直按照地图在走。”

卫庄本望着漫天繁星,闻言一侧脸,“走到了山顶上?”

 

之前日头还悬着时,他便感觉地势愈倾,问了好几遍,都得到盖聂的肯定答复。

这人日常做事太靠谱,以至于卫庄纵然心下生疑,也没多加干涉。

直到他们一览众山小时,终于相对无言。

 

“抱歉。”盖聂也转过脸来,褐眸里带着点愧疚,“要耽搁一日了。”

星光洒洒,落在这人脸上,愈显温润。

鬓发上沾了片草叶。

 

像是被那枯黄戳了下,卫庄心中稍稍一动。

在鬼谷时,他跟自己对阵,也曾被压进草地里,起来后便一头草屑。

 

脑海中慢悠悠地飘过诸多往事,懒懒地流淌,不急不缓。

灰眸一直凝在盖聂脸上。

“不碍事,”过了会,他帮人摘了那草叶,“明日,我来驾车。”

盖聂没躲没避,嗯了一声。

那手没收回去,就搁在了他脸旁。

 

耳边是夏日虫鸣,身下的草垛散发着阳光馨香,暖意融融。

盖聂忽觉得脸上有些燥热。

他轻咳了一声,移开了眼。

 身上却还是放松的,卫庄握住他手时,他也没抽。


“既然明日无事,”青年翻身压上这人,声中带着点笑,“今晚,师哥就当赔给我?”

他本是锋芒毕现的少年人,声线中总含着冷淡锐意,现在却都化成了低哑的柔。

一双灰眸比背后星光还璨焕几分。

 

盖聂脑中掠起了些微末往事,有玄虎咆哮,凄厉人声,也有木剑金戈,交错纵横。

可在那双灰眸的注视下,它们到底作了尘埃,唯有落地无音。


他反握住那手,指根上的剑茧磨在一起,粗糙又温暖。

乱世烽烟中,已经很少有什么,会让他觉得这样熟悉了。

 

“好。”他望着卫庄,轻声道,“赔给你。”

 

TBC

评论(19)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