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安红豆(下)

紧随官方潮流

————————————————————

结婚实在是个很繁琐的活计。

大到婚礼场地,小到请柬设计,乃至筵席上摆什么花都要考虑到,要是不小心犯了忌讳,面子可就真不好看。

而出于政治上的考量,首席向导和流沙主人的婚礼更是务必要尽善尽美。

所以塔拒绝了他们自己操办婚礼的提议。

 

种种形式流程走过,这半个月来,卫庄一次都没见着盖聂。

最初是盖聂被塔的人拉走,去试穿礼服过目宾客名单什么的,好不容易忙完了,负责人又用什么“结婚前见面不吉利”的借口,把他挡了个严严实实。

塔里到底是不甘心把首席嫁出去。

 

“这么放心?”韩非看着那一派悠闲的人,实在忍不下去,“就不怕盖先生突然想通了,跟你悔婚?”

他这个伴郎都把领带系了解解了系三四回了,生怕不够美观,新郎官倒是西装都没扣上,正坐在窗台边欣赏风景。

“你又不了解他,”男人的声音透着莫名的愉悦,“懂什么?”

韩非突然很想不顾礼仪地比个中指。

 

跟他一样糟心的还有嬴政。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示意司机保持车速,和旁边的婚车保持平行,“又不是没别的方法引导舆论。”

“你跟谁结婚不好,偏跟卫庄?”坐在后面的端木蓉皱着眉,“他做过些什么,你忘了?”

荆天明抓着方向盘,不好多说,也紧接了一句表明立场,“白头发看着就不是好人!”

 

盖聂坐在敞篷婚车里,有点无奈。

这三人跟了他一路,苦口婆心引经据典地劝,可谓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就差直接抢婚了。

不得不说,他还是有点感动的。

 

之于嬴政,自己算不得什么好下属。

往年,若不是他给出阿念皮囊,让长春会的人乔装改扮,在刺杀后蒙混着带走了荆轲,嬴政或许有机会让丽姬心甘情愿。

之于端木蓉,自己更是亏欠良多。

她家破人亡后,虽对卫庄怨愤极深,但本也能过上安平日子,是自己向她求助,从救治荆轲到三入流沙,若没有她处处助益,里应外合,盖聂都不知自己能否成功。

之于天明……

盖聂看着那孩子青春懵懂的脸,无声地笑了笑。

他是自己珍重的家人。


这样的三个人居然也能坐在一起,真情实意地担心他。

 “大叔!”少年愤怒地一拍喇叭,“你笑什么!说句话啊!”

 

他这声喇叭余音未了,就淹没在了枪声里。

盖聂十分淡定地转头看向上方,唇边的笑意彻底掩不住了。

 

褐眸里,那黑色的西服被吹得翻飞,燕隼似的掠下三层楼,哐啷一声踩上车头。

白发人咧嘴冲他一笑,抬起枪,冲着后面的几辆副车车胎又是几发点射。 


嬴政脸都黑了。

“卫庄!!”韩非刚扑到窗口,冲着底下声嘶力竭,“你干什么!!”

听着十分崩溃。

无怪,这外面可全围着电视台记者。

 

新郎官恍若未闻,两步走过车盖,揪起已经呆了的司机向外一丢,长腿一跨就坐上了驾驶座。


“干什么?”卫庄一声长笑,“当然是抢婚私奔!”

油门踩蹬到底。

 

引擎怒咆,风呼啸而起,骤然增大的后坐力把两人都拍进了椅背里,周身的一切瞬间模糊成光影。

那喀嚓炸响的快门,蜂拥而上的镜头,死板繁琐的婚礼,连同目瞪口呆的众人,也统统被抛向了车后,

只有身旁的人是清晰的。

 

“师哥,”卫庄人笑的胸膛都在震,白发被风刮得尽数向后飞散,“你好像不意外啊?”

“嗯。”盖聂抬手挡风,免得灌的满嘴,褐眸里也是笑意弥漫,“我在等你。”

 

“那么,盖聂先生,”卫庄稍放慢了点车速,煞有介事地伸出一只手悬在空中,“从今以后,无论生老病死、富贵贫穷,你都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不愿意。”

“……啊?”

“世事如何,你我如何?”盖聂扣住那手,牢牢握住,“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

 

END


这次真完结了!我居然写完了个中长篇!

那我也要做一回叨逼叨势力!


首先感谢我家倾宝!在乐乎上第一个认识的人是你实在是太好了!每天晚上都听我叨逼叨脑洞,陪我吃糖造刀还给长评,简直是我的人生瑰宝啊抱你转圈圈!


还有其他留言区的小宝贝们,有些是从杜鹃一路看过来的,没有你们我可能还真写不下去~起码不会日更!后来留言的宝贝儿们也真是才华横溢hhh每天看评论区都成我的一大乐趣了,给你们比心心ღ( ´・ᴗ・` )  以后也请继续和我唠嗑啊!


最后,当初点梗豪门阔少强取豪夺的是哪位宝贝?我想采访你的感想2333


评论(3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