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真心(4)

 军阀X特务,我看少将你药丸

 ———————————————————————

这年头八面割据,百姓的生活全仰仗上头的军阀,做的好的,他们当你是天皇老子感恩戴德,仗势欺人的,他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幸而这两年,国内虽然四分五裂,处处苦水四溢,粤地调来的少将却是个奇人,一头白发,手黑的很,敌人不少,但对自己人很是不错。

这一方水土倒也还算太平。

 

“腰,放松一点,”卫庄抓着盖聂的手,给他矫正姿势,一手就去搭他腰,“你这样僵着,没办法瞄准。”

然而这人抓的不是地方,手又重,盖聂给他抓的一激灵,胳膊肘向回一收一挡,撞在男人身上,嗵的声闷响。

 

卫庄给他撞了下肋骨,却笑了出来,也不松手,就把人圈怀里。

“我难得有空教人,你不认真学,撒什么娇?”

他这小孩也奇怪,为他写了两年文书,笔杆子厉害的不得了,近身格斗和枪械却一窍不通,军校测验都只能混个及格,他简直看不下去。

这以后要是遇到个好歹,可怎么着?

 

盖聂挣了一下,没挣出来,卫庄还搂的更紧了点,就只好低声跟他说,“……我没有,你先放手。”

男人低下头,鼻尖在他颈窝上一蹭,不仅没放,还在他颈后咬了一口。

 

“怎么?”卫庄慢慢地磨蹭他颈后那一块皮肤,“我的人,还不能抱了?”

盖聂让他咬的一僵,彻底不动了。

自打卫庄有这个意思起,做事就直接的很,但也不知道是顾忌什么,总会适可而止,反而是自己挣扎的厉害的几次,险些真的被摁到床上去。

久而久之,盖聂也看明白了,卫庄经常就和个小孩似的,由着他就好了。

 

男人倒也知道他脸皮薄,碰了碰后就放了手。

“快年关了。”卫庄示意他将枪拿正,“你今年怎么过?”

 

盖聂的资料让他查的透彻,八岁时家里让人给血洗了,之后被送到一无子富商家,但富商在几年后又生了亲儿子,他也就不怎么回去了。

之前两年,都是去陪陪他老师,然后又回卫庄的大宅里来,勤勤恳恳到卫庄都汗颜。

 

“老师今年要回家,”盖聂举起了卫庄的配枪,动作颇有些不协调,卫庄扶住他的肩膀,给他矫正,“我还没安排。”

他凝视着前方的枪靶,侧脸显得认真极了,眼一眨不眨,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扇子样的阴影。

卫庄看了他两秒,突然鬼使神差道:“你留下来,和我过吧?”

 

“轰”的一声,盖聂手一滑,一枪就开了出去。

本来还在矫正姿势,两人都没带耳罩,给这一下轰的够呛,卫庄嘶的一声,刚抬眼,就“哟”了一声。

 

满分。

 

盖聂认真打时可都没出过这成绩。

卫庄还有点讶,没来得及想什么,盖聂就转了眼来看他,眼睛亮晶晶的。

 

他小小的笑了一下,脸边露出个浅浅的酒窝。

“好。”

 

TBC


评论(15)

热度(79)

  1. 顾吾念之渠为首 转载了此文字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