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真心(5)

 军阀X特务,拔掉flag,溜了溜了,明天接着立。

 ————————————————————

以往过年,卫庄免不了去各家酒宴上走一遭,青天白日地去,昏天黑地回,一觉睡到不知今夕是何年。

这次他把能推的都推了,好歹把大年三十这一天空了下来。

然而依然狂躁。

 

“你肺不好。”盖聂抄着手,淡定地站在门口看春联贴没贴正,完全不管卫庄在里面满屋打转翻东倒西,“别再抽了。”

卫庄哼了一声,也不找了,气势汹汹几步跨到他面前去,“上一个拿我烟盒的人现在在哪,你要猜猜吗?”

 

他板着脸,眉下压的厉害,乍一看表情简直凶的能止小儿夜啼。

盖聂根本没看他,也懒得搭茬,他在打量那门上的羊头,“你看这个贴正了吗?”

卫庄又瞪了他一会儿,发现自己这表情在他这真的完全失去了威慑力,顿时泄了一口气。

 

得,关起门来谁服软不都是一回事。

“正的。”卫庄没个好气,“你都贴三回了,能不正吗?”

 

盖聂满意了,一侧身,从卫庄身边擦过去,“我去看看鱼汤……”

他还没说完,就给卫庄拉住了胳膊。

“你不让我抽烟,”男人靠在门框上,挑着眉看他,“总得给我点别的?”

 

盖聂给他拽在原地,愣了好几秒,直到看着卫庄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才忽地懂了他是什么意思。

青年扭过脸去,清嗓子似的咳了声,“我刚尝过菜……”

 

“又跟我装?”卫庄笑了一声,一手支在门框上,人倾身下来,“你上次说的什么?感冒?上上次是……”

他呼吸都快喷在盖聂脸上了,青年将手支在他胸口,稍挡了一下,“我上次是真感冒。”

“哦?那以前呢?”卫庄也不动了,好整以暇地低着头,打量对方局促的样子,“承认是借口了?”

 

盖聂索性闭了嘴,不和他争了。

卫庄抓了他胳膊,往旁轻轻一掰,拉高到他头上方,低声地问,“你是不喜欢我这样,还是不喜欢我这个人?”

 

盖聂没回答他,卫庄凑得越近,他视线都垂下去,脸有点发红。

卫庄看的心痒痒,顺手在盖聂脸上拧了一把,而后便松开了。

“行,你去看看鱼汤——”

 

他刚放开这小孩手,话没说完,腰还弯着,盖聂就抓了他围巾,往下一拽。

卫庄围的是针织的围巾,渔网似的,很好下手抓,盖聂这一下又没个轻重,两人门牙都磕上了,都是“嘶”的一声。

男人脑子里懵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了,这送上门来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他反手就扣上盖聂脑勺,换了个角度,重新贴上去,在青年嘴唇上舔了下。

 

盖聂轻轻地唔了一声,又低又软,奶猫爪子一样。

卫庄心里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慢慢来。

也不知道这小孩之前是怎么的,亲别处可以,嘴唇倒不行,逼急了还给他胡乱找理由。

就像是个蚌壳,好不容易张开条缝,可不能给他吓的又闭回去。

 

盖聂却没管他怎么矜持稳重,学着卫庄的样子,就在他嘴上给舔了回来。

痒的要死。

“盖——聂——”唇齿缝隙间,卫庄咬着牙叫了一声,语气森然又无奈。

他捏了盖聂下颔,引着他稍偏过些脸,从微张的牙关间挤了进去。

 

卫庄将舌头探进来后,盖聂就僵着不敢动了,生怕磕着对方,舌头直往后挪,也不知道是躲还是给卫庄腾位置。

他这一看就是新手的样子惹得卫庄连着笑了好几声,灼热的气息也跟着进到盖聂口里,还带着浅淡的焦油味。

这回盖聂的脸真的红透了。

 

卫庄开先是很顾忌的,动作克制着,但到后来渐渐就有些失控,唇舌胶着在一起,盖聂唾液都咽不下去,气息也乱了,他才松开。

青年看见两人唇舌间牵出的丝后,眼睛都快跟着脸一道红了,飞快地从卫庄胳膊下钻了出去,几步就冲去了厨房。

 

卫庄倚着门框,一舔嘴唇,噗嗤地笑出声来。

“喂,”他扬声问道,“再来一次?”

 

盖聂站在灶台边,把冰冷的铁勺贴在脸上,一脚蹬上了门,摔出轰然巨响。

 

TBC


评论(12)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