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2)

军方大佬庄X黑道匪徒聂,AO

————————————————

在和平的地方,不管是阿尔法还是欧米茄,他们都会收敛着信息素与人共处,这既是社交礼仪,也是自我防范。

但在缅南,信息素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用作武器。

 

冰厂的人已不再围着那个表演者了。

灼烈的酒味圈着那一块,稍靠近些,火燎的热便从鼻腔直烧进喉管,皮肤也像是要脱水般干疼。

美人再难得,小命更要紧。

 

“师哥,”卫庄环着那人腰,动作亲昵,语气却透着股咬牙切齿,“你为什么在这里?”

二人正紧紧贴着,盖聂侧坐在卫庄大腿上,解着白发人的军服扣子。

在外人看来,这大概就是一对被彼此气味引诱的男人,马上就要干柴烈火了。

但实际上,早在鬼谷求学时,二人就常用对方来做性别抵抗训练,这点信息素完全不在话下。

 

“我来缅南完成任务。”盖聂的口气十分冷静,“小庄,你的表情控制一下,他们还在监视。”

青年人说完,自己就迷蒙地笑了起来,褐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卫庄。

完全就是个在阿尔法面前神魂颠倒的欧米茄。

 

卫庄扯了扯嘴角,也勾了个笑。

只是怎么看怎么像鲨鱼。

 

盖聂在心里叹了口气,只好凑得更近了点,将师弟的脸完全挡起来。

“别避重就轻,”卫庄从善如流地歪了歪脑袋,免得和盖聂撞上鼻尖,“我问的是,你为什么在冰厂?”

“我在攒路费,这里给的报酬多。”

卫庄的眼睑跳了下,语气更阴了,“所以,你真的是在卖身?”

“他们要送人给军方头领,我也想见你,各取所需。”盖聂眨了下眼,手抓上男人皮带,“小庄,抱我上楼。”

 

卫庄哼了一声,一手留在他腰上,一手下去穿过膝盖,把人给抱了起来。

盖聂抓着那皮带稳住身体,稍稍仰起脸,望向那人脸庞。

冰厂的光线迷离,明明灭灭地落在卫庄脸上,勾勒出流畅而硬朗的线条,愈显的棱角分明。

半年不见,师弟的模样也有了些变化。

 

卫庄察觉到他的注视,灰眸睨他一眼,脚下大步地朝楼梯口走,一路酒味弥散,人群纷纷给他让路,半点不受阻碍。

“师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他停在梯下,把人往上托了托,抱得更紧两分,才往上走,“路费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

“这一次赚的就够了。”远离了众人视线,盖聂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平静中又多了两分轻松,“我想请你帮的,是别的忙。”

“说。”卫庄很干脆。

“标记我。”

 

哐当一声脆响。

军靴踢裂了木梯隔板。

 

TBC


评论(37)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