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4)

咸党何苦为难咸党

————————————————

协会大楼对面,有家全城闻名的自助烤肉店,每天一到饭点,那肉香味能飘到大楼顶层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那诱人的香味中,多了丝甜腻。

 

卫庄木着一张脸看盖聂烤肉。

男人正轻快地把甜品放进烤锅里,慕斯在接触到锅面的一瞬间就融化了,奶白带粉的乳状液体蔓开了,和先前的椰香起司混在一起,闻着更香甜了。

然后,盖聂就把几块精瘦肉和白菜叶放到了甜油上,整整齐齐地铺开,时不时还翻一下。

 

“尝尝。”盖聂给他夹了一块先前烤好的肉,“这里的慕斯很好。”

小孩无精打采地看他一眼,扒拉过旁边的三文鱼片,沾了点芥末就往嘴里送。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在盖聂家用甜品当了午餐后,是他提议晚饭出来吃的。

虽然他并不喜欢吃外餐,但盖聂家的厨房压根没法用。

调料架上只有白糖和罗汉糖。

盐都不见一粒。

 

男人看了他会,静水般的脸上倏地浮出丝恍然。

“你喜辣?”

芥末都用了半管了。

 

“……对。”小孩勉强应了一声。

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芥末和鱼,但总比蛋糕裹肉来得好。

 

盖聂朝服务员一招手,告诉她加一个新的烤锅。

“抱歉,”男人有点愧疚,“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喜欢吃甜。”

不不,你这已经超过喜欢的范围了。

 

“这种吃法,你不觉得腻吗?”卫庄把五花肉放进新的烤锅里,看着金黄的油滋滋直冒,心情终于好了点。

“味觉问题。”男人给他夹了几片生菜进去,“我尝不出别的味道。”

卫庄想起厨房里白花花的糖,表情愈发复杂。

“你自己做饭时,也只放糖?”

“我不会做饭,”盖聂思考了一番,“只会煮糖水白菜。”

 

卫庄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我来做饭。”

男人皱眉,“不行。”

“总不能让你白养我吧?”卫庄并不让步,“一直在外面吃也不是办法。”

“你还小。”

“我七岁时就能做饭了。”他据理力争,“糖醋里脊做的可好了。”

褐眸中带了点迟疑。

卫家一向不管孩子,他会自己做也不奇怪。


“梅汁甜排、咕噜鱼,拔丝麻薯、花枝丸、桂花糖藕……”男孩开始报菜名。

其实这些酸甜口的他都只记得菜谱,并没有真正做过。

但看着对方的表情随着他报的菜名,逐渐浮现出微不可查的纠结,卫庄心下就很愉悦。

 

“小朋友很能干嘛。”一道男声忽插了进来,打断了卫庄继续报菜名,“听得我都饿了。”

盖聂冲嬴政点了点头,“下班了?”

青年嗯了声,坐到盖聂身边,“你这桌我结了。”

盖聂闻言,转过身想让服务员添双碗筷。

但这会儿生意正好,那姑娘离得远,男人便起了身,自己去了橱柜那边。

 

就是盖聂出座的一瞬间,嬴政的视线和卫庄对上了。

“你就是卫庄?”青年盯着他,“和先生还处的来吗?”

男孩眯着眼,坐正了身体。

 

“不劳费心。”他冷淡地答,“我们很好。”

“口味也合?”嬴政拿过盖聂的筷子,不急不缓地夹了甜锅里的最后一块烤肉。

男孩闪电般出手,筷子直探过去,跟对方一绞,也夹住了那块直滴奶油的肉。

“合的很。”卫庄一字一顿。

 

盖聂拿着碗具走到桌边时,看见的就是一大一小两人,都夹着甜肉不放手。

“你们……”他有点迟疑地左右看一眼,“不都是咸辣口吗?”

 

TBC


评论(37)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