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4)

两个直男鸣翠柳

—————————————————— 

男性阿尔法和男性欧米茄所处的位置,都十分的有趣。

 

前者被认为是天生的强者,生来就是领袖,他们大多数刚一出生,就会受到最好的栽培,各种政策也向这个族群倾斜。

后者嘛,更受尊敬,就是那种放在玻璃墙后,金丝玉羽地裹着,任人观赏服侍的尊敬,要是肯上交给国家实验室,还能得到一大笔奖赏。

谁让男性欧米茄比美人鱼还少呢?

 

作为军人世家出生的阿尔法,卫庄入鬼谷前所受的也是高质教育,天文地理各色礼仪,都学了个遍。

受此影响,他初见盖聂时的第一反应,不是站在三尺开外冷眼打量,而是走上前去行吻手礼。

 

……然后传说中神秘、美好、羞涩、娇弱的男性欧米茄就一把反抓住了卫庄的手,友好地晃了晃,跟他来了个十分有力道的握手。

而接下来,这人也在继续颠覆卫庄对欧米茄的认知。

包括现在。

 

卫庄麻木地解开两颗衬衫扣子,站在窗边,瞪着远方不知名的一点。

身后是窸窸窣窣的声响。

盖聂在换衣服。

 

缅南太热,纵然开了冷气,冰厂也不算特别凉爽,那人本事再好,先前穿着紧身衣在锁链上走那么一遭,身上也早汗透了。

更别说他还是发情期。

 

按说,卫庄没回避的必要。

于情,在鬼谷时这人就常打着赤膊,扛盆脏衣服就往河边走,他看了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回。

于理,这是他刚刚标记的欧米茄——他的欧米茄。

他到底为什么要帮盖聂这个忙?

 

“我听说,”卫庄决定不再为难自己,“你在给赵政做事?”

“是。”木地板轻微的吱嘎一声,那人肯定是在穿裤子,一只脚踩上了地,“流沙如何?”

“根基未稳,前途不明。”卫庄的口气完全不像是在评价自身归属,随即话锋一转,“赵政的身边,很危险。”

“才值得期待。”酒香飘了过来,带着人身的热度。

卫庄稍一侧身,那白袖就从他让出的地方伸过,推开了窗户。

热气如浪涌进。

 

盖聂翻身跳上窗桓。

卫庄的视线不由得就落在了他后颈。

欧米茄毫无遮挡的意思,换的是件圆领,那鲜红的印记还残留着血丝,微有点肿。

 青年心下一动,但还没等他去思考,就听得盖聂说

“我该走了。”

卫庄脱口而出,“你去哪?”

几带着质问之意。

两人都一愣。

 

褐眸转过来,落在青年脸上。

这话问的不该。

盖聂跟着赵政,立场微妙,与卫庄几成对立,当然不该透露行踪。

可话已出口,卫庄绷着脸,也完全没有收回的意思。 


盖聂想了想,“我们不会出格。”

“最好如此。”军官冷淡道,“不然,我会亲手逮捕你。”

 

盖聂目光往下一落。

卫庄跟着他的视线一瞧,才发现自己垂在身边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稍抬了起来。

褐眸倏地闪过丝明悟,复看向卫庄,锐光都柔了下来。

青年心中顿时警钟大作。

 

果不其然。

下一息,他的脸就被按进了那人胸口。

 

烧刀酒掺了威士忌的味道,更辛辣了几分,直冲进鼻腔里去。

 

盖聂抱着自家师弟,谆谆善诱,“小庄,有时候你想什么,还是要说明白。”

临别拥抱而已,多大事。

他这么想着,又拍了拍卫庄背上。

 

卫庄被他一拍,鼻梁又往胸肌里陷了两分。

“你以为,自己很了解我?”

语调阴森,宛如磨牙。

 

“荆轲跟我说过,你这样……”

盖聂松开他,向后一蹬,便利落地翻倒了去,落入一片暗色里。

徒留余音袅袅。

 

“以后不好娶媳妇。”

 

TBC


评论(26)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