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6)

小孩子不要那么懂

 ————————————————————


有时候,一个人想和周公下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卫庄可以在喧闹的河边,靠着只硬邦邦的胳膊睡到直打小呼噜,但到了舒舒服服的床上,他却又只能睁着眼睛,把自己摊成一块清醒的煎饼。

身边的床垫一凹。

 

“睡不着?”盖聂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盘膝坐到床上。

卫庄把视线天花板上的吊灯移开,放弃思考那玩意儿为什么是个蝴蝶结形。

“我们不能睡一起。”

盖聂唔了一声,尾音上扬表示疑惑。

卫庄认真道,“两个人认识的第一晚就睡一起,第二天就会散伙。”

 

盖聂已经不想深究卫家教孩子的方式了。

“我们是昨晚认识的,”他把毛巾放下,“现在是第二晚。”

男孩脸上流露出思索的神情,而后大概觉得盖聂说得有理,便开始讨论下一个议题。

“你不能就这么睡。”他盯着盖聂头上,“头发不吹干就睡,会宫寒。”

“……我没有子宫。”

“那你怎么生孩子?”

盖聂的眉毛稍向下塌了塌,像是有点无奈,“正常的男性没有子宫,也不生孩子。”

卫庄看着他,长长地“哦”了一声。

那表情,那腔调,分明在表达“我知道你就是不想吹头发所以才胡说八道”。

 

盖聂沉默了。

卫庄瞅着那湿亮润泽的长发,突然打了个滚,挨到盖聂身边。

“我帮你吹?”他抓起床头柜上的吹风机,灰眸亮晶晶地望着男人。

盖聂跟他看一眼,便背过了身。

 

真的很好说话。

卫庄在心底给男人加固了这一标签,然后便愉悦地抓起那一把长发,在手中捋了捋。

手感果然好的不得了,就是有点硬。

 

他玩了一会儿,才开始给人吹头发,时不时还会手痒,又去抓一缕捏捏。

直到头发干掉,盖聂也没对他的小动作发表意见。

可卫庄仍然磨磨蹭蹭不肯睡的时候,他就没这么纵容了,干脆利落地就把小孩塞进了被子里,按灭了灯。

 

卫庄本还直蹬腿试图反抗,却又被扣进了人怀里。

“睡。”男人抱紧他,不让小孩乱动,“明天早起,去给你买东西。”

本来是今晚就要买的,但之前卫庄睡着了,他一路抱着小孩回来,当然也去不成超市。

最后只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洗漱用品。

 

“我爸和别人一起睡的时,特别吵。”卫庄在他胸口闷声问,“你会吗?”

“……不会。”

“那就好。”男孩这下放心了,又往人怀里拱了拱。

 

成年人的心跳强健持重,一下接着一下,他听着听着,困意也泛了上来。

有几缕长发滑到了他的脖子和脸上,卫庄也没伸手拨开。

被吹得有点糙了,他模模糊糊地想。

明天去超市,要记得给这人买一罐护发素。

 

TBC


评论(3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