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7)

家风歪也有家风歪的好处

————————————————

卧室是最能看出主人性格的地方。

 

那些常用物品,比如闹钟、纸巾、杂志什么的,都放在枕边,哪怕是不爱用的吹风机,也搁在床头柜上,触手可及。

所以,卫庄推测这人其实有点懒。

 

最有力的证据便是,盖聂昨晚睡前还口口声声说要“早起”,现在闹钟都响两回了,他却连睁眼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只是赖床,便也算了。

 

“喂,醒醒。”男孩蠕动着,再次尝试把自己胳膊抽出来。

盖聂嗯了一声。

然后抱得更紧了。

 

卫庄挣了半天,额头上都出了汗,也没能把手抽出来。

罪魁祸首倒是睡的一脸安稳,鼻息悠长。

灰眸盯着男人的脸,里面突然一亮,像是闪了个灯泡。

 

盖聂其实并不是没醒,他只是脑袋里还浆糊着。

嘴上一痛时,这人立刻就睁眼了。

 

这下,小孩终于成功甩开了盖聂胳膊,松了嘴,人就往床下跳。

他走到门边时,男人才反应过来。

 

“你做什么?”

卫庄回过头,一脸莫名其妙,“上厕所啊。”

他答的正直,但对方问的当然不是这个。

 

男人陷入了沉默。

卫庄也不管他了,一头扎进洗手间,去解决自己的膀胱压力。

 

等盖聂洗漱完,走到客厅时,卫庄正把两袋子放桌上。

“楼下买的核桃包和粥。”男孩指了指其中一袋。

他居然还真的负责起饮食了。

 

盖聂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后,问,“身上有钱?”

小孩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肉包,瞥他一眼,“我有支付宝。”

“我的每件衣服里,都有现金。”盖聂拿了个褐色的核桃包,一口咬下去,满满都是乳酪甜香,“需要就拿。”

卫庄点了点头,伸手把桌上的糖罐推到盖聂面前,男人便顺手拿起来,直接往粥里倒了一堆。

 

他倒完后,一边搅拌,一边又抬了眼看向卫庄。

“以后不要那样。”

男孩嘴里嚼着肉包,不好发声,只是疑惑地望过来,“嗯?”

“叫醒我时,你是……咬的。”盖聂像是不知道怎么说,语速有点慢,“这样不对。”

“为什么?”卫庄把食物咽了下去。

“伴侣或者夫妻间,才会这样做。”

“你胡说。”小孩振振有词,“我爸妈都是想咬谁就咬谁。”

盖聂顿了一会儿,补充,“要彼此喜欢。”

卫庄一听,脸都板了起来,“你不喜欢我?”

 

男人低下头,喝了口甜粥。

“总而言之,”他放下碗后,语气也严肃了些,“不仅是我,也不要咬别人。”

卫庄眨了下眼,“那你以后抱着我不放,我怎么叫醒你?”

盖聂住的是单人宿舍,卧室宽敞是宽敞,但要再放一张床,也不合适。

 

“我家有多的床。”盖聂把空的粥碗丢进袋子里,扎好封口。

卫庄一愣,“这不是你家?”

“这是协会的租房,快到期了。”男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边露了点笑意,“我家在城南,买完东西后,带你去。”

 

“好,”卫庄答应的干脆,随即满意道,“所以说你果然是喜欢我的嘛。”

都想带他回家了。

他又结合之前盖聂说的话,总结道,“那我可以咬你。”

盖聂实打实地叹了口气,说

“不……”

 

卫庄没等他说完,人就凑了过来,仰着脸小声道,“跟你说个秘密。”

男人岿然不动。

小孩用力一拽他衣摆,示意他把耳朵给自己。

盖聂有点无奈地看他几息,最终还是俯下了身,听他到底要说什么。

 

孩子的体温比常人高一些,身上都散发着新鲜蓬勃的热气。

软软的呼吸打在耳朵上,童声带着点笑。

 

“卫庄也喜欢盖聂。”


TBC

评论(2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