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8)

sugar daddy:???

————————————————

你永远不知道巨型超市的角落里会翻出些什么来。

 

盖聂瞧着购物车里,那一大盒粉色豹纹。

“小庄,”他把那东西拿起来,“这是你拿的?”

卫庄正在美容护发的架子前面,闻言扭过头来一看,“哦”了声,“你不要?”

盖聂顿了几秒,“你知道它是什么?”

“气球呗,就是有油,老破。”卫庄的语气嫌弃极了,“大人不都喜欢买么?”

“……等会儿放回去。”

“你不喜欢?”

盖聂含糊地“嗯”了声,把盒子放回车筐,用一打毛巾盖住。

“其实我也不喜欢,”卫庄附议,又转回头去,继续选护发素,“吹起来特费劲。”

 

直到小孩选完护发素,盖聂的表情都还有点复杂。

好在卫庄以前就承包了家里的采购任务,虽没来过这间超市,但对要买什么一清二楚,挑挑拣拣地找过去,倒也买齐了日用品,连衣服都三下五除二地选好了,再没出什么幺蛾子。

 

只是那审美,真让人不敢恭维。

清一色的黑色上衣就算了,反正盖聂自己也是一柜子的白衬衫,没立场说别人,但那黑金大花纹的几盒秋裤是怎么回事?

“碰见了就先买,”卫庄振振有词,“天冷了再买就来不及了。”

盖聂觉得他说的有理,于是便也选了两盒。

当然,他的是白色。

 

最后因为东西太多,盖聂便加了钱让超市送货上门,自己则领着卫庄,一身轻松地往外走。

甫出贸易楼,卫庄便望见了那河。

“我早上查灯塔水母。”他拽了拽盖聂衣袖,“它们真的不会死?”

“会。”盖聂反手牵住他,站在斑马线前等红绿灯,“所谓的不死,只是一个理论。”

卫庄往周围扫一眼,此时日头晒,街上并没什么人,他便无顾忌地问了

“吸血鬼不就是?”

 

猎魔人是个合法职业,明面上是跟气功师什么的挂在一类,人前讨论也不怕,但“吸血鬼”,还是阴影中的存在。

 

“并非如此,”男人低下头来,看着卫庄,“银、紫外线,或者身首分离,都能让他们死亡。”

“可你前天用的,”卫庄用左手比划了一下长度,“不像是银。”

“桃木钉。”盖聂瞥到绿灯,便牵着他往前走,“能让他们身体麻痹,不致死。”

卫庄撇了撇嘴,正想说什么,男人却带着他一转,折进了一个小巷。

 

这巷子隐在高大的建筑物间,半丝阳光都透不进来,刚踩进去,男孩背上就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像有几百条蜈蚣顺着衣领爬了进去,绵密的肢脚乱搔,直激起一层层危机感。

他五指一抓,正要向上抬,前方的男人已脚下移步,把孩子挡了个严实。

 

不远处,一腐朽木门开了。

风铃轻响。

 

“阿聂!”

爽朗的人声凿开了满巷冷凝,灰眸一眯,就见那棕黑的影子从门缝里蹿了出来,直扑向盖聂。

“荆兄。”男人任那人火星撞地球,他自岿然不动,“好久不见。”

“你小子一趟任务大半年!可不是好久不见!”荆轲大力地一拍他背,“我还当你出事了!”

门又响了一声,纤细的白影走了出来。

盖聂冲对方一点头,“端木小姐。”

女人冰样的脸上松融了点,像是露了个笑。

 

荆轲的大眼在两人间来回一转,扬声笑道,“正好今个大家都在,咱们好好聚聚!”

“今天不行,”盖聂侧了侧身,露出后面的孩子,“我带他来办事。” 

“小孩儿?”荆轲这才看见卫庄,顿时瞪大了眼,“谁家的?”

 

卫庄上前一步,正好站进盖聂身前,隔开了他跟荆轲。

男孩抬起头来,望向盖聂。

“老爸,”孩子的声甜甜的,透着股天真无邪,“他两谁啊?”

 

TBC


评论(3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