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潜龙渊(1)


回来晚了不好意思…假装自己还是日更(趴)
应点梗:圣龙庄X魔龙聂;先婚后爱与和亲;团子(前期)
——————————————————
没有长角的幼龙,被称作“虬”。
盖聂就是只小虬,化人后,脑袋上有两个小小的鼓包,硬邦邦的。
那两个小鼓包现盖在黑发里,发顶披着层红纱,直垂到孩子胸口。

褐眸透过濛濛水红,静望着古铜雕花的镜。
那镜面光耀如新,周边游龙走云,粗看约有百条,皆以芝麻大的黑玛瑙点睛,奕奕如生。
圣界的东西总是柔美精致,和他的家乡迥然相异。

但也不是没有他熟悉的风格。

“我都要娶他了!”紧闭的窗外,童声理直气壮,“凭什么不让我看!”

“不行就是不行!”堵在门口的荆轲牙花子都龇出来了,双手一拦,“他成婚前才不会见你!”
卫庄眼一眯,视线顺着荆轲的脸走了一遍。
荆轲哼了一声,把脚一叉,整个人呈大字型挡在门口,小脑袋一扬,浑然不惧地瞪着卫庄。

孰不料,那男孩跟他对视几息,脸上却忽地绽了个笑。
他年纪小,五官倒已有了轮廓,含着傲时满是骄矜意气,看得荆轲直想揍他,敞开了笑却又像冰棱崩碎,带出好些孩子特有的稚嫩来,前后反差之大,直叫人一愣。
也就是刹那。

巨响震耳时,盖聂头一歪,大片的碎木擦着红纱砸上镜面,惊起铜声数颤。
他抬手按住头顶红纱,足下一蹬,连人带椅地向侧滑出,包金的椅脚在木地呲出钝响,正好和那黑靴点地连成一声。

“比你那伴读中用,”卫庄歪过脸来,望向那椅上人,“盖聂?”
荆轲刚从倒地的门板废木中爬起来,闻言立刻青了脸,抬脚就要往卫庄那扑。
男孩却朝门口一扬手,硬生生止了他动作。

红纱障目,赤色漫漫。
却不妨碍他观察对面那人。
与圣界审美格格不入的纯黑短打,短短的褐发,五官看不清。

似乎…有点矮。

“卫庄?”

男孩愣了一下,这才把身也正过来,面向盖聂。
“你真是魔龙?”卫庄有点不信,“怎么不是公鸭嗓?”
盖聂默了一默。
哪来的说法?

下一刻,那黑已欺至身前,朝人面上抓来。
盖聂抬手一挡,红袖滑下一截,手翻腕转间微风拂纱,骨肉碰撞几有金石之音,荆轲吸气呼出三回,赤黑二色已过了数招。
最终,朱红映着的白皙手腕晃了个虚招,愣是向下一扣,定了卫庄右手。
也不知是约好了还是怎的,他俩一直是单手过招,谁也没用另一只。
男孩本已输了一招,却赖皮似的反手一握,跟盖聂十指扣上,把人往前一拉。
没拉动。

“看看都不行?”卫庄撇了撇嘴,弯下腰去,鼻尖几抵上红纱,“又不是雌的,讲究那么多作甚?”

盖头织的细心,上薄下厚,他这一凑,男孩倒是先看清了卫庄。
红隔着灰眸,那透亮的光却隔不住,赤裸裸的好奇肆意铺陈,还带着些微兴奋。

让他想起刃剑初锻,触空出水时,那一瞬的流芒。

“婚盟仪礼,该当如此。”那人稍向上一仰头,卫庄模糊地看见一双褐眼,清凌凌的,“待入洞房,你方能取我盖头。”

TBC



评论(31)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