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9)

盛♀名之下无虚士

 ——————————————————

对于吸血鬼来说,往事太多,回忆过丰,并非美事。

他们通常只记重要事件,并遗忘其他,以免自己的死人脑子过载。

 

但即使枯荣数载,从荆轲身死,至盖聂叛逃,又到那流沙主人恶名昭昭,端木蓉都没把那个下午从记忆里清除。

大概是因为,卫庄的一声“老爸”,实在震到了她这个死人。

 

在盖聂向荆轲解释清后,端木蓉就更忍不住观察那卫家崽儿了。

就像儒家多学士,墨家多义客,人也好,吸血鬼和其他异种也罢,每一个出名的组织,都有自己的特色。

卫家以“浪荡”声赫四海。

 

他家族徽之所以是金乌,便是因祖上曾与三足鸟交媾并留了血脉,而后人也是和祖上一脉相承的荤素不忌,在各种意义上都特别玩得开,择偶时更是从没看过种族。

所以,端木蓉很好奇,这唯一的卫氏活体,身上杂了些什么血统,又是个什么体质。

好奇到想解剖。

 

不过在盖聂友善的注视下,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身领着卫庄入了木门,下到了停尸间。

不管他是谁,现在有杀神罩着,自己还是别打主意了。

 

停尸间里全是卫家人的尸首。

没几具好的,他家人的血自带一股日光暖香,对吸血鬼尤有吸引力,不是给吸干了就是割了大口子,送来的时候简直惨不忍睹,端木蓉加工加点化了两天两夜的妆,都没整回人样。

好在卫庄没掀开看,那小孩只是在门边站了很久,等盖聂上了前,按了按他肩膀,他就又走回来,签完了一堆协议,确定好尸体火化和下葬的日期。

脸色无波无澜到端木蓉都有点佩服。

 

俗话说三岁看老,她觉得,这孩子日后不是人杰,也是枭雄。

这种感觉在一分钟后达到了巅峰。

 

卫庄签完纸头后,放下笔发呆,端木蓉发誓,在盖聂走过来之前,那双眼睛里真的啥情绪没有,空荡一片。

就在盖聂要绕到他面前时,她清楚地看见,那孩子“唰”的就红了眼眶,还响亮地抽了下鼻子。

……前后转变没超过三秒。

 

至于盖聂蹲下后,那小崽是怎样伸手要抱,怎样蹭男人脸颊,端木蓉都只有张着嘴看的份。

有这份精湛演技,拿来撒娇不觉得大材小用吗?

荆轲悄悄凑过来,跟她咬耳朵说“我觉得我俩很多余”时,她也深有同感,在跟老友确认过眼神后,便悄悄从门边退走了。

关门时,她好像隐约看见那男孩在啃盖聂。

 

验尸官手一抖,关门的力度一个没控制好,差点把木把手整下来。

 

这卫家,可真是不负盛名啊。

 

TBC


评论(1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