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12)

弯一个也就是秒秒种的事

 ————————————————

在性别分化后,随着激素水平的改变,每个人都会进入青春期。

阿尔法青春期的特征之一,便是精力过剩。

盖聂估计自己的师弟还处在这个时期。

 

被那大半夜不睡觉的阿尔法盯了二十分钟后,盖聂终于忍无可忍地睁了眼,朝师弟看过去。

“又怎么了?”

这人从澡间出来后一个字都不说,视线却跟锥子似的直往自己身上扎,表情还变化百端,时而疑惑时而狰狞,来了出好不精彩的哑剧。

 

“闭嘴。”卫庄的语气颇有点暴躁,“睡你的。”

盖聂呼了口气。

给人这么看着,你倒是睡一个瞧瞧?

 

他手肘一撑桌板,坐了起来。

“在想之前的事?”盖聂稍转过身来,膝一盘,正面对上卫庄。

这人就是这样,既不让别人的行为超出掌控,也不喜自身的反应出乎预料,若有失控,那他非想个明白不可。

难怪少白头。

 

卫庄不知道他在腹诽,只是阴沉沉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那灰眸在黑暗里愈显银亮,冷森森的。

“你标记了我,会对我有反应,是正常的。”盖聂直接忽视了他那可怖的视线,谆谆开导,“但生理反应不等同于情感,无需太过在意。”

“哦?”卫庄轻嗤了一声,“你很有经验?”

“不敢当。”盖聂的语气还挺恳切的,“但我们之前,从来都很正常,不是吗?”

要真有点什么,会现在才冒头?

 

卫庄看那人满脸的认真,心底更烦躁了几分。

可一可二不可三。

这回他不准备自己按下火气了。

 

“师哥——”军官从铁桌上半跪起身,灰眸一垂,居高临下地看向盖聂,“是与不是,试试便知。”

他话音甫落,右膝一抬,向斜前顿下,压实了盖聂正盘着的一双小腿。

卫庄用的力道之大,带的铁桌都吱嘎一响,男人的痛嘶倒轻微到可以不计。

与那声同时到来的,还有一记朝着卫庄颧骨的侧勾拳。

 

卫庄右膝压在盖聂的双腿上不动,身向后一倾,待那拳风擦空到鼻梁前时才伸手捉腕。

他挡了这一下,但那朝腹部来的攻击更快,军官见躲不开,索性只伸手一挡,化了几分砸上小腹的力道。

 

依然痛到哼了一声。

 

盖聂冷冷地瞧了眼给自己一拳擂到佝腰的师弟,向后一抽双手。

没抽动。

“放开。”他的脸色也不大好了,“还睡不睡了?”

 

卫庄还是不吭声,抓着对方两手,朝侧一掰,按到桌面上。

“你随意。”灰眸从散乱的银发下抬起来,带着点狠意,“只要睡得着。”

盖聂快倦成浆糊的脑子还没跟上状况,就见那熟悉的五官猛地放大了。

 

唇齿相贴的触感对双方而言,都十分陌生。

柔软又粗糙,酒香缠着烟味,说不上好或不好。

 

盖聂愣了一瞬,旋即便剧烈地挣动起来,头也向旁一别。

卫庄像是早有预料,也不追,而是借着姿势的便利,把体重连同力道都压下去,并按死那手腕。

实事求是地说,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个疲惫带伤的欧米茄和气力完备的阿尔法斗,那是什么结果,根本不用想。

更别提那还是标记了他的阿尔法。

 

挣扎渐弱后,卫庄仍没松劲,牢牢按着人。

为了避免睡着后从铁桌上滚下去,盖聂和他之前把桌子搬到了墙边,现在,这人偏着脑袋靠在墙上,一动不动了。

黑色的鬓发遮盖着侧脸,虽看不清神情,却透着一股子虚弱。

 

但卫庄没动。

他师哥可是相当擅长迷惑敌人,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要是现在凑过去,对方肯定又是一个凶狠的头槌。

 

“师哥,”他以一副好商量的口吻说,“试试而已,你反应也太大了吧?”

盖聂没反应,但那下颚的线条好像绷的更紧了。

“试完了就睡,”卫庄的腔调里又染了点诱哄的意思,“你不是很困吗?”

 

男人喉头一动,发了点气音出来。

像是冷笑。

卫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盖聂忽地转回了头,干脆利落地靠了过来。

 

下一刻,军官唇上便是剧痛。

卫庄嘶了一声,立刻放了盖聂一只手腕,改捏上对方下颚,毫不客气地咬了回去。

湿滑的腥气蔓开,连冰冷干涩的嘴唇也染了热度。

盖聂半点犹豫都没有,手刚得空,就给师弟背上重重来了一拳,咚的声皮肉闷响,跟擂上牛皮鼓似的。

 

卫庄给他锤的喉头都涌了股腥气,晃了晃,却硬挺着没动,手下又加了两分劲儿,把人嘴给捏开了。

舌尖绞在一起时,他能感觉到,手下这人全身都僵了。

褐眸里也有点呆滞。

 

卫庄完全没感受到什么所谓的心驰神荡,只觉唇上背上都痛的要死。

但他却不反感这种过于亲密的接触。

他干脆把盖聂另一只手也放了,凭着心意搂了对方的腰,往自己这边一贴。

盖聂的马甲晾在一边沥水,他自己也没穿上衣,这一靠近,就是肉贴肉。

 

盖聂碰上卫庄时,身上一个激灵,终于回了神,抬手就去掰阿尔法的脑袋。

但他还没碰到,卫庄就先退开了脸。

搂着他的手却没放开。

 

“我试完了,”卫庄松开盖聂下颚,沾血的唇角挑出略高的弧度,“知道答案了。”

盖聂喘了口气,用力晃了晃头,也不知是表达什么。

他们还贴在一起,卫庄能感受对方的胸膛起伏地有些快。

 

“师哥,”他正了颜色,灰眸盯住对方,却不像之前那么犀利,反而带点柔和,“我觉得,我喜欢你。”

 

TBC

 

评论(2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