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赎身钱(上)

说好的520,送给瑰宝✿✿ヽ(°▽°)ノ✿

 @卿本倾心 

另外上午那篇又被屏了,链接见评论

 ————————————————————————

海多诡变。

没有哪个国家能把每一寸海洋都纳入领土,这就意味着,总有那么些水域,是脱离俗世管辖的。

在这些水域飘行的游轮,不是销金窟,就是盘丝洞。

抑或,二者皆是。

 

金红灯光抚过一排排赌桌,淹了散乱骰牌,盖了象牙摇杯,聚到船舱中央,亮成一道圆形的环。

那底下,数不清多少火器,弧状排开,正对着赌桌对面的人。

 

“你替不了。”白发的男人坐在彼端,手中把玩着一张牌,“他欠的太多。”

“按流沙的规矩,我可以抵人做替。”盖聂答的很平静。

 

“大叔别!是他们耍赖!”他身后的男孩闻言急了,一拽盖聂衣摆,中气十足地呛声,“结局了才跟我说要钱!”

“天下哪有无本的赌局?”红衣女人立在卫庄身旁,笑的娇俏,“自己不懂规矩,关我们什么事?”

男孩闻言龇了牙,还想吼什么,视线却又被挡住了。

 

“以流沙声名,无需借人立威。”盖聂侧过身,把荆天明护严实,眼睛还望着卫庄,“更不需要和一个孩子计较。”

“你也太想当然,”灰眸一抬,似笑非笑地跟他对上,“若事事都不计较,我这流沙岂不成了笑话?”

“可他还不了,”盖聂说的很慢,也很清晰,“我替他还。”

 

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排气扇的轻嘶。

“你调查流沙,也快三年了。”卫庄突然扔了手中的牌,向椅背上一靠,“想必知道规矩?”

褐眸中划过一丝波动,却没有回答。

在流沙欠了东西,可还钱,可抵人。

但各有各的程序。

 

卫庄唇边的笑意又深了点。

“不愿就算了,”他很无谓地一摆手,“我从不强人所难。”

那一圈枪口立刻又抬高了几分。

 

男人的眉头稍蹙了下。

他不再犹豫,也不顾身前威胁,径自抬脚朝卫庄走去。

 

赤练极快地看了白发男人一眼,却见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还十分放松地坐着。

若说有什么变化,便是那眼底多了几分兴味。

 

女人白糯米似的齿轻咬了下嘴唇,示意把枪挪开,放盖聂走到了卫庄面前。

那人站了一秒,慢慢地矮下身。

他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之后,男人再没有丝毫停顿,极流畅地执起卫庄左手,头一低,嘴唇碰上了那枚古铜色的戒指。

 

卫庄看着那黑漆漆的发顶,喉间一滚,发出声意味不明的笑。

那被握着的手向前一伸,扣上了盖聂下颚。

 

“都出去。”

 

TBC


评论(1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