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11)

年度最佳醉侠

——————————————————————

人醉酒后的状态千奇百怪,有倒头就睡的,有跳起来转圈圈的,还有到处舔人脱衣服的。

卫庄都见过。

然而盖聂的表现,仍然让他感叹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为什么有人会在喝完酒的两个多小时后才醉,还醉成了一个大力水手?

 

“醒醒!”他拽了下那手,灰眸一瞪,“还挑不挑了?”

坐在他对面的盖聂抬起刚垂下去的脑袋,茫然地看了他几秒,才道,“困。”

语气居然还有点委屈。

 

“你要没把门锁揪下来,”小孩又低下头去,跟那手掌上的木刺搏斗,“我们早就能回去睡了。”

而不是蹲在这停尸房给两个醉鬼守门。

盖聂哦了一声,然后看着卫庄,很认真地说,“对不起。”

小孩手上的动作一停。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他扫了盖聂一眼,嫌弃道,“不知道少喝点酒?”

盖聂听了,大概是觉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两鬓垂下来的额发跟着他脑袋晃了晃。

 

卫庄瞅着那两缕头发,强忍下去拽一把的冲动,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手上。

盖聂把木门把手拧下来时,有好些碎木扎了进去,手指上的都给挑干净了,但掌根上却扎的深了,很不好挑。

他试了几回,不耐烦了,干脆把对方手掌往嘴边一凑。

 

盖聂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湿意,褐眸迟缓地转了一下,过了两息,才慢吞吞地把手往回抽。

卫庄一拍他手背,含糊的说:“别动。”

男人被他一说,还真没动了。

 

卫庄把那木刺吸出来后,呸的吐掉,偏回头去检查盖聂手掌。

他翻来覆去看了两回,从指尖捏下,一寸寸摸过去,看有没有细小残留。

过掌根前,盖聂都没反应,摸到手心时却“唔”了一声。

卫庄抬眼看他,“疼?”

“痒。”盖聂微皱着眉,“别碰。”

 

这人眉间常是皱的,几道印痕不浅,再加上他总板着脸,摆出这幅表情时还挺有威慑力的。

如果他现在不是满眼的朦胧醉意。

卫庄笑了一声,在那掌心又蹭了蹭。

“你怕痒?”

 

盖聂眉毛拧的更紧了,没答他,但把手指蜷了起来。

卫庄又在他手腕内侧一挠。

“不要调皮。”盖聂语气很正经,还一边把手也收了回去。

 

“我这么乖,”卫庄理直气壮,“都帮你挑木刺了。”

他又一指墙角的两个醉鬼,“还陪你给他们守门。”

荆轲十分应景地翻了个身过来,还打了个响亮至极的酒嗝。

 

盖聂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会儿,又慢悠悠地转回视线,跟卫庄对视。

“你很棒。”

表情严肃。

 

男孩看着盖聂,忍了又忍,才把笑意硬抿下去,继续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那你不该亲我一下吗?”

“……为什么?”

“你是大人啊,”卫庄朝他走近两步,脸一抬,“不该奖励我吗?”

盖聂听了,“哦”了一声。

 

然后他还真把头低了下来。

卫庄踮起脚尖,大大方方地把脸凑了过去。

 

墙角一声闷响。

刚撑起脑袋的荆轲又栽了回去。

他侧躺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几米外的两个人,半晌后,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

口中还喃喃道

“我肯定是醉了。”

 

TBC


评论(1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