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13)

速度很快啊兄de

————————————————

有归属的欧米茄,可以没有戒指,却不能没有项圈。

那些项圈不论款式质地,无一例外的缀着一枚名牌,写明这个欧米茄属于哪一位阿尔法。

在刚分化时,盖聂就思考过要不要买一个项圈戴着避免麻烦,可在看到各种蕾丝、绑带、豹纹后,就果断的放弃了。

没想到数年后,他倒是挑到了合适的。

 

“这条是软皮。”卫庄把项圈扣好后,又在边缘处摩挲了一下,抬眼看向盖聂,“紧吗?”

男人有点难受似的,左右扭了下脖子,避开了卫庄的目光。

其实这家高定店做出来的东西很优质,连同之前的几款,都很舒适,并不会让他难受。

 

他只是觉得尴尬。

在正常的社交礼仪里,阿尔法去碰触一个欧米茄的脖颈,算是极亲密的举动。

 

尽管如此,在昨晚之前,他还觉得自己和师弟之间,完全没必要在乎这些。

毕竟鬼谷的那几年,什么“礼仪”、“性别界限”,都给他俩踩了个干干净净。

 

“可以。”盖聂把手伸到颈后,解开了项圈,“就它吧。”

卫庄看向桌上剩下的那一排项圈,“不试了?”

“不用太讲究。”男人把东西放回桌上,顿了一下,又道,“戴不了多久。”

他们只是借伴侣的身份,制造烟雾弹而已。

 

卫庄笑了一声。

“师哥,”他朝盖聂走近了一步,音量压低了些,“你怎么知道戴不了多久?”

盖聂一偏头,避开那直钻耳蜗的热气,面无表情地看回卫庄。

灰眸很坦然地跟他对视。

 

过了会儿,盖聂眉间都皱了起来,到底是先说话了

“你什么意思?”

语气里按着点烦躁。

 

昨晚卫庄说完话后,穿上衣服就走了,留他在原地发愣半晌。

如果那还可以说是一时兴起的恶作剧,那非要陪他来挑项圈,还要一条条给他戴上,又是做什么?

和别人,他可以弯绕斡旋地去找答案,但他不想和师弟也这样。

 

“我什么意思?”卫庄泰然地看着他,手伸进了衣兜里,掏出了什么,往盖聂面前一递,“不很清楚吗?”

盖聂看着那扎目的红,缓慢地眨了下眼。

结合证,崭新的,封面上还印着昨天的日期。

 

卫庄把证件慢慢放进盖聂的兜里,语气不急不缓

“我在请你当我的欧米茄。”

 

TBC


评论(34)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