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14)

这确实是个严肃的问题
——————————————————

吃饭本是件简单事情,却常被搞的花样百出。
尤其以阿尔法为主的宴会,那什么服装,什么携眷,压根儿就是炫耀手段。
可若要装卫庄的欧米茄,不去参加这种活动又不行。
不然盖聂也不会挑了项圈又挑礼服。

“师哥,”卫庄把西装和衬衫一股脑拍进盖聂怀里,脸上皮笑肉不笑,“谁让你只试马甲了?”
盖聂半点都没停顿,转手就把那衣物往侍者臂弯里一塞,“太热。”


那个贝塔侍者的头都要低成九十度了。
经验之谈,当一个有伴侣的欧米茄衣着暴露地站在你面前时,你最好不要抬头。
不然可能被对方的阿尔法打爆。
可话说回来,就算性别解放了二三十年,这年头会穿成这样的欧米茄,还真不多。

那件西装马甲是标准款式,为配合领带,领开到胸下一寸,过了四颗纽扣,又在腰上勒住,把场地让给西裤。
这设计若配合全套,本是相当的优雅严谨。
可架不住这位欧米茄就套了半长不短的马甲,扣子还只勉为其难别了一颗。
那胸口和腰下边的皮肉,全明晃晃的露着,在试衣间的灯下闪亮极了。

白发的军官冷笑了一声。
“师哥,”他把盖聂往后一搡,推进试衣间里,自己也迈进去,“你能不能有点自觉?”
盖聂皱着眉,稍向后站了点,免得跟人贴上,“又怎么了?”
“晚宴上的欧米茄不会穿成你这样。”卫庄把门一锁,灰眸盯着盖聂,“没有哪个阿尔法会让自己的欧米茄穿成这样。”
“我问过你,对欧米茄有什么要求。”盖聂也看着他,褐眸里有些微的烦躁和不解,“你说不干涉我。”

“那是对我的欧米茄。”卫庄稍偏了下头,语气里居然还带了点无辜的意思,“可师哥你只想假装一个阿尔法伴侣,不是吗?”
他若有所指地往自己右下方的口袋看了一眼。
那里装着盖聂硬塞回来的证件。

男人拧着眉头看着卫庄,眉心间的刻痕都折了三折,半晌,才道,“让开。”
这要是平日,他说不定就直接上手薅开师弟了。
但他现在微妙地觉得,肢体接触还是越少越好。

卫庄却不如他意,反而又贴近了点,语气倒还算温和,“师哥是觉得我哪里不好,不能做你的阿尔法?”
浅浅的威士忌酒味缠了上来。
盖聂又往后退了点。
再高端的店,试衣间也就那么大,师弟靠的太近,他都能数清那浅灰的根根睫毛。

在他看来,卫庄样样都很好,就算有些阿尔法的通病,他也是这个性别里的佼佼者。
与之相反,盖聂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的欧米茄,起码不符合通俗的定义——声娇、体软、听话。
既然多的是合适的选择,又何必来他这耽搁?
更何况,他一直把这人当师弟。
要怎么拒绝?

卫庄被盖聂充满深思的注视下,背后都有点毛,却还是硬生生地摆着一副冷静求解的表情。
“小庄,”那人终于开口了,表情很严肃,“你耐力不行。”

TBC



评论(4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