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潜龙渊(3)

没事,咱不嫌弃你

——————————————————

屋内的喜烛已经灭了,空气中还残留着酒香。

床榻上有轻微的窸窣声。

 

盖聂清醒极了,大睁着眼,望着顶上的合欢花,感到手边儿的人又翻了个身。

榻上宽敞,他睡外,卫庄靠里,中间本隔着近一尺,但这小半刻来,对方就转了好几个身,热乎乎的肚皮都快碰到他手臂了。

他不得已,又朝床沿边避了避。

 

男孩啧了一声,“你干嘛老动?”

盖聂闻言,转过脸来,正跟那双灰眸对上。

即便在黑暗里,那双眼睛也是晶亮,还带了点银。

看着颇有点不满。

 

盖聂移开视线,“给你让地方。”

“谁要你让?”卫庄干脆一扣对方腰窝,往里一带,“睡进来。”

圣龙属阳,体温都高,暑日尤不好过。可魔龙长期居于地底沉渊,身体凉爽极了,在这闷热的夜晚,简直是降温法宝。

但这人老往外挪,他想蹭点凉气都难。

 

盖聂没防备他突然动手,给往里给带了寸,一下就贴上了对方胸口。

脸挨到滚烫的肌肤时,他手都抬了,要去推,却又僵了,悬在半空,好不尴尬。

卫庄没穿里衣,几乎全赤着。

要推都没地儿下手。

 

男孩抱到满怀清凉,立刻就愉快了,脸埋下去,在那冰冰嫩嫩的颈窝一蹭。

被强行指了婚时,他面上笑着应了,心中却没什么期待。

可现在看来,这媳妇娶得还算值当。

 

盖聂给他蹭的全身都僵了。

他从小给送到了与世隔绝的潜龙渊修行,极少与闲杂接触,更别提被抱个满怀。

对方身上的热气好像全冲到他脸上来了。

好半晌,他才去推了下卫庄肩膀,“……太紧了。”

 

卫庄稍松开了点,虽没放开,头还是抬起来了。

正好和盖聂鼻尖擦着鼻尖。

卫庄跟那双褐眸看了会,直到对方先移开了眼,才开口

“你脸红了。”

“因为你太热。”盖聂回的很坦然。

如果忽视他一直没抬起来的目光。

 

“这点热都受不了,”卫庄像是觉得好笑,“来圣界做什么?”

盖聂一拧眉头,看了他一眼。

眸光有点利。

 

卫庄盯着那褐眸,挑了下眉,哦一声,“看来你也不是自愿……”

这是肯定的,虽说是婚盟,但其实就是送个人来当质子。

而且,他对外的名声可不太好。

 

“不,”盖聂却认真地开口反驳,“我是自愿的。”

两界互相征战已有百年,这次和谈何其难得。

既然父王决定送他来此,他万没有不应的道理。

 

他认真地看着那双灰眸,一字字慢慢说,“我是自愿嫁与你。”

卫庄眨了下眼。

瞧着有点愣头愣脑。


盖聂说完,大概是觉得不够诚恳,便又道,“就算你不会生,也没关系。”

 

TBC


评论(1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