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共逍遥(15)

天热了,弯了吧

————————————————————

试衣间外的空调尽职尽责地运作着。

侍者的手心却冒了点汗。

 

自某个权贵在试衣间玩了一回后,他们就把里面改成了近全封闭的构造,换气系统都是另一套,隔音又隔信息素。就算再有谁一时兴起,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客人。

可就连这样的设置,都没挡住那隔间里的声声闷响。

别是要玩出人命吧?

 

“你让不让?”盖聂皱着眉,一手被卫庄抓着,另一手却扣着对方前颈,将阿尔法紧抵在门框上。

白发的军官面上一派平静,掐在对方后颈上的那手却也是一点劲没留,力道狠极了。

卫庄盯着那褐眸,“不说清楚,你今天就别想出去。”

“说清楚什么?”盖聂被颈后一阵阵的麻痹感搞得心绪不宁,语气很不好,“你耐力不行?”

 

阿尔法的额角一跳,唇边顿时挑了点冷淡笑意。

“师哥又没试过,”他松开攥着的那只手腕,指尖在内侧一挲,“就知道了?”

盖聂听他这么一说,顿了几秒,才忽地发现这对话里的歧义。

 

“我是说,”男人偏了下视线,语调和缓了点,“你该再等等。”

等二人信息素交融的时期过去,等这份异样的悸动自然消褪。

等你遇到真正合适的欧米茄。

 

卫庄看着盖聂的侧脸,顿了会儿,居然叹了声气。

“你到底是有多瞧不起阿尔法?”他放了盖聂后颈,右手顺着那脊背滑下去,虚虚地搭上腰,“还是瞧不起我?”

盖聂察觉到腰畔的触感,眉蹙的更厉害了,扣着对方咽喉的手警告般一紧,加了分力。

“我没有。”

他不会低估任何人,尤其是卫庄。

 

“那你为什么觉得,”卫庄似完全没察觉威胁,仍自在地环着那腰肢,还往身前带了点,“我会分辨不出是信息素的作用,还是自己的想法?”

他说完,看了眼那微怔的褐眸,也不待对方回应,便继续道,“倒是师哥,知道自己想什么吗?”

盖聂往后仰了一点,免得和师弟贴上,才瞥了他一眼

“你想说什么?”

 

“如果换个阿尔法做你师弟,”卫庄的眉都皱了下,对这个假设颇感不适,却还是说了下去,“你也会待他如我?”

盖聂顺着他的思维想了一瞬,稍抿了下唇,干脆道,“我不知道。”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师弟是别人,自然也想不到自己会如何对待那人。

 

卫庄像是笑了一下。

大概是气管被压着,他的嗓音更低哑了些,

“我倒是可以帮师哥试试答案。”

 

他也不管颈前扣着的那只手,脸慢慢地向前倾,灰眸凝视着盖聂,一瞬不瞬。

盖聂眼中冒出了点疑惑,手上却松了劲道,以防真的伤到卫庄。

军官的脸上真切地渗出了些微笑意,右手环着那柔韧的腰,突兀地往前一扣。

 

这次落到唇上的触感很轻。

轻到盖聂在脑海里转了几转,也没想明白这算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贴着,带着缓慢的摩挲,力道柔和。.

他从没见卫庄这么谨慎克制地去对待什么,这人连吃饭嚼菜的力度都比这重。

 

肯定不是攻击。

那是接吻?

 

“师哥,”他听见师弟的声音,轻而模糊,“你会跟别人这样?”

 

TBC

 


评论(2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