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爱幼(上)

儿♂童节贺文

原谅我写不完了,明天再滴卡hhh

 ——————————————————————


夜过半,校内的路灯一盏盏地灭了,和暗沉沉的教学楼一道隐入黑暗。

唯有活动中心还亮着一点白光。

三楼的芭蕾舞室。

 

光可鉴人的枫木地板上,只映着一道素白身影。

那是个少年人,穿着贴身的训练服,临着角落的把杆立着。

他闭着眼,额发湿淋淋地耷拉着,鼻尖上尽是晶亮的汗珠,胸膛一起一伏间,略显急促的呼吸极快地平了下去。

 

窗外蝉鸣乍响。

少年与那声同起,脚尖一绷,人已滑了出去。

他的动作从初时就是危而急的,匀亭的手臂在空中划出道道流线,脚尖半分不离舞室的对角线,从对面的镜中看,就像是一雪亮刀锋笔直地切了来。

几息后,那对鞋尖已点到了偌大的舞室中央,其中一只极快地后屈,与手臂同调,在蝉声中一齐送出去,带的人身也旋转起来。

标准的挥鞭转。

 

一周当然不算完,那左足尖稳稳立在暖红的枫木地上,另一只在旋转中一次次收回,在左后膝轻贴又流畅滑出,勾出一周周满圆。

32周fouette,他已经做到了第26周。

但没能继续。

 

他做到第25周时,左小腿忽而痉挛般一颤,人身已歪斜了,却凭着惯性旋出了又一周,完全破坏了平衡,右腿又还没收回来。

眼看着就立不住了。

 

后腰上传来热度。

有人托住了他。

少年在快跌倒时才睁眼,进了汗,现还模模糊糊的,只瞥见脸侧银白。

 

“盖聂,”那男声沉而低,含着愠怒,“我没说让你休息?”

“……老师。”盖聂一僵,连腿上抽筋都顾不上了,扭过头就解释,“我……”

卫庄却没听他解释,而是利落地将人放到地上,一手抓了盖聂左脚踝,直朝上抬了起来。

 

他动作太快,盖聂嘶的一声,额上还凝着的汗顿时就落了下来。

卫庄却不管他,只是将那脚踝握着,一寸寸向上送,另一只手则按在僵硬的小腿肚揉了起来。

男人的动作很专业,力度却真不轻,直捏地盖聂眉都皱紧了。

好在几分钟后,腿上的痛感便缓了下去。

 

盖聂看了一眼仍面色阴沉的男人,嘴唇动了动。

卫庄动作一停,灰眸冷淡地抬起来,“好了?”

盖聂点了下头。

 

他才点了一半,卫庄就将少年人的脚踝捏着,往自己身后重重一拖。

少年本箕坐着,仓促间被他一拽,下意识就去用手撑地,但完全没抗住成年人的力道,裤袜在地面上直擦出呲的一声,人就到了对方面前。

 

“盖聂,”他眯着眼,盯着那双褐眸,“你是不是找收拾?”

少年向后倾了一点,视线也垂了下去,“……我需要练习。”

“说的跟你不会似的。”卫庄嗤笑一声,伸手一扣盖聂下巴,复抬起来,“我看是紧张吧?”

盖聂跟他对上视线,有点局促地眨了下眼,没说话。 


卫庄摩挲着指尖那汗涔涔的肌肤,往下扫了一眼。

他本就比少年高出不少,现又是半跪着,居高临下的,什么都看得清。

从汗湿的训练服,到肉色的裤袜。

跟日常穿用不同,芭蕾舞者,尤其是发育期学生,为塑形考虑,袜下面多是不要底裤的。


“你知道吧,”他的手忽然从脚踝往上移了,看着愈发不安的盖聂,唇边挑了点笑,“比赛前,选手会得一间大床房?”


TBC


评论(2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