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爱幼(中)

克制?那是什么?

————————————————————


再有天分,练不好基本功,那也得塌。


卫庄记得,盖聂刚到他手里那会,人还小,腿上软绵绵的没力气,单脚立的时候,自己都得上手扶他。


现在倒是韧极了。


 


“既然你这么紧张下周的比赛,”他手停在对方腰胯上,脸上笑意不明,“要不要试试老法子?”


盖聂在他沿着腿一寸寸摸上来时,脸上还是平静的,这会儿听他一说,颈上倒蔓了点赤色,


视线一偏,跟卫庄错开了眼。


 


“要不要?”卫庄的语气倒正经,像真在征求意见,“不要的话,我可就放了。”


他说着,另只手却又在盖聂身下轻捏了下。


 


盖聂一皱眉,腿屈起来,将卫庄手隔了开,硬邦邦道,


“不用。”


可是跟他说的不像,那丝质的袜被汗水浸后,什么遮不住,身下看着,明显是隆了起来。


按理说,就算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也不该这么快就起反应。


 


卫庄也就真收了手回去,两手往怀里一抄,灰眸在少年腿间扫过,笑了声。


“我出去两月,你就没自己动过?”


盖聂不答他,视线落在卫庄身侧的枫红地板上,抬也不抬。


那耳朵尖瞅着瞅着,也跟地板成了一个色调。


 


卫庄看着,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一抵那还带着汗意的额头。


“怎么?还不会?”他看着那颇有些拘谨的少年,声也低缓了下去,“要我再教一次?”


也不知是那声带着诱哄,还是别的什么,盖聂的视线又抬了起来,落到男人脸上。


他自幼看着这张脸,早知这人五官生的利落,压迫感尤盛,一眼睨过去,再皮的学员也不敢跟他耍油。


可这么垂着时,灰白的睫遮在那厉眸上,又似一行云影落湖,无端就柔和了些。


 


“你走的那天,我去问了韩老师。”盖聂忽然开口,“他说你回家结婚了。”


卫庄一愣,随即反问,“你信?”


盖聂抿了下唇,才答,“你三十了。”


卫庄哦了一声,一咬他鼻梁,感觉咸,便又松了口,“嫌我老?”


盖聂沉默地摇了下头。


 


他们有着十五载的年龄差,面临的自也不同。


他可以达到每个老师的标准,甚至一次次超越,比同龄人做的更好,甚至比曾经的卫庄做的更好。


可即使这样竭尽全力地去靠近,他们之间除了年龄阅历,隔的也太多。


那不是一句喜欢就解决的了的。


 


“年纪小小,心思倒多。”卫庄嘲他一句,手扣了少年膝窝,朝旁一掰,“就不会直接问我?”


这回他像是失了耐心,另只手直接捏住了那半硬的器官,隔着薄薄的裤袜,沿着柱身朝上去。


盖聂一个激灵,人就直往后缩,卫庄却扣紧他腿,不让他动。


“躲什么?”他瞧了盖聂一眼,语气有点淡,“又不会吃了你。”


盖聂给他弄的头皮都在发麻,整个的僵在地上,也不敢乱动,“老师……”


 


下一刻他就叫不出来了。


他们师生数年,一年前才挑明,可这种亲密的事,卫庄也只做过一次,同样隔着衣物。


但那双手的触感他太熟悉。




也就是这双手,曾替他抻韧带,扶腰背,牵引他熟悉一个个基本动作。


现在,那指尖过处,都是一阵阵可怕的酥麻,丝毫没有因为裤袜的阻隔而削弱。


 


盖聂觉得之前练习时产生的热度,现在一点都没退,还全朝头上来了。


烧的人什么都想不清。


 


片刻后,卫庄在那顶端一刮,眼瞧着盖聂腰间抖了下,手下的动作便又快了两分。


不大会儿,少年低低地哼了声,他也觉手心一热。


卫庄扫了一眼腕表,抬手在盖聂脸上一拍,谑道,“不错,比上次久。”


 


这小子向来沉着冷静,几月前进复赛时却不知怎的,跟现在一样,颇有些紧张。


他想着反正也挑明了,便将人抵在舞室的把杆上,这么来了一次。


别说,看着这张老是板着的小脸染上慌张无措,又变的隐忍难耐,到最后微忪的一瞬放空,自己虽忍的难受,却也还挺有成就感。


只可惜他还小,这为人师表的,总不能欺负的太狠。


 


盖聂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等他一放手,立刻就把腿蜷了起来,


那潮湿黏滑的触感却不管他怎样,自顾自地就往下淌。


卫庄看着那深色,又笑了一声,一拍他腿,“去洗洗。”


他说着,手往盖聂腋窝下一伸,要将人带起来。


 


却不想盖聂抓了他的手。


“我想要。”


他声里还带着嘶,却很清晰,抬起脸,看着卫庄,又重复了一遍。


“我想要你。”


 


男人在他刚发声的时候就怔了下,等盖聂说完,神情更古怪了,盯着少年直打量。


“你知道你多大吗?”


“十六。”


“过年才满,你现在十五。”卫庄皱着眉纠正,“我难得好心,你可别自己找事。”


盖聂听了,沉默了一瞬,随即一撑地面,利落地跪起身,朝卫庄一倾。


 


少年人的气息很干净,即使带着潮潮的汗意,也像是炙热的风,直直的就覆了上来。


卫庄是隔了两息才反应过来。


他心里骂了一句,抬手就按了盖聂后脑勺,头一歪,避开鼻梁,抵了进去。


 


男人进来的粗鲁,之后动作却和缓了,盖聂能感觉到上颚被慢慢地舐过,略有些粗粝的触感,勾出些痒,还带着点烟味。


他刚尝试着回应,在那干燥起皮的嘴唇上沾了下,后脑勺便又是一紧,那触感便直朝更深的喉里走了。


过了会儿,卫庄见那眸光都泛了雾,便撤了点,在那舌尖上一舔,退了出来。


 


盖聂喘了两口,匀了气,刚要抬头,肩膀上传来一点推力。


他顺着对方的力道往下,最后躺在了枫木地上。


 


卫庄一手撑在他耳边,灰眸凝在他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你真的想?”


 


盖聂思考了一瞬,把他之前的话丢了回去,“你又不会吃人。”


也就看着吓人。


 


“臭小子。”


上头笑骂了一句,银白的发丝便覆了下来。


“真拿你没法。”


 


TBC


(下)被屏蔽了,请走评论链接

评论(28)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