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潜龙渊(4)

人家只是发育迟

 ————————————————————————

圣界的夜晚总是短暂。

星还悬着,殷红的晨光便一道道地切了夜幕,直照的霞云透亮,像在天边泼了熔岩。

那滚滚赤色从窗外涌入婚房,淌进了朦胧银眸。

可这眼睛好像太大了点。

 

“……起来。”盖聂推了推身上的肉虫子,给压的气都有些不稳。

卫庄晃了晃脑袋,短乎乎的龙角一顶盖聂下巴,又合上了眸。

盖聂让他一磕,险些咬了舌头,偏过脑袋又等了会,见这家伙还是不动,便撑了榻向外挪,要先去洗沐。

幼龙察觉到清凉不再,不满地咕噜一声,尾巴一卷,把人腰缠了。

 

盖聂自幼修习,身强体健,就是有一样毛病。

他怕痒,尤其是腰上。

所以反手一巴掌拍上龙尾,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极清脆响亮的“啪”的一声。

 

这下卫庄醒了,银眸睁着,呆呆地和盖聂对视了几息。

男孩还举着手,也没反应过来。

“我干你祖宗!”黑虬一个打挺弹起来,发声的瞬间已化了人形,翻身就把盖聂骑在了下面,“怼哪呢?!”

他化的太糙,身上都还残着鳞片,却完全不妨碍那一脸的气急败坏。

从脖子根到脸都是红的。

正好,那白光光的屁股上也有个鲜红巴掌印,恰能首尾呼应。

 

盖聂被他重重一压,又给勒了睡衣领子,百般不适,立刻就挣动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

“我管你!”卫庄拿膝盖一顶盖聂小腹,把人抵牢在软榻上,龇牙低吼,“我爹都没打过我!”

 

男孩一脸的青黑龙鳞,配上满是怒气的亮银竖瞳,还真有点骇人。

盖聂看了他会儿,有点犹豫地开口,“……不然,你打回来?”

卫庄的眼神更不善了,“烂人才打老婆!”

“你刚见我时就动过手了。”

 

卫庄噎了一下,才从鼻子里哼,“那时候你又没嫁,不算。”

盖聂叹了口气,不想跟他胡搅蛮缠了,拍了拍他手,“穿衣服,要去拜公公。”

卫庄眯了下眼,不知想到什么,脸上的怒气突然敛了,嘴角还浮起一点微妙笑意。

要是熟悉他的韩非在这,必然知道这小子又要算计人了

“行啊,”他放开盖聂,抓起外衫往身上一罩,“我带你去找他。”

 

这人先前俯身压着他,盖聂倒没瞧见什么,这会儿一起身,却看的清楚。

卫庄扫了一圈,也没找着裤去哪了,扭头要问盖聂,就见他正盯着自己胯间,眉微皱着。

男孩一抖腿,挑衅地看他一眼,“看什么?你没有?”

“有。”盖聂有点不解地抬眼,

“可你的好小。”

 

TBC


评论(2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