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潜龙渊(5)

当然是优乐美啊!

 ————————————————

在魔界时,龙之间要有啥不痛快,就抄起家伙打痛快,打完后一切照旧。

至于生气后摆脸色?耍心眼?

盖聂还没见过——现在见到了,也没反应过来。

 

男孩一抖那桃绯的花苞状下裳。

“我要穿这个?”他的面色少有的带了点纠结,“为什么?”

卫庄整理着衣领,好不悠哉地瞥他一眼,

“除了我,我爹不见雄的。”这家伙的语调十分正经,完全不像在胡说八道,“你不打扮成这样,他会把你赶出来。”

 

盖聂闻言,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低下头去研究那衣服了。

卫庄吩咐的突然,侍者也只找来了成衣,但这圣界龙宫的物件,总是太精致了。

粉白的绉纱看着一捏就碎,繁复的系带更让男孩无从下手,至于那奇怪的半圆架子,盖聂只看出了它是北冥鲸骨做的,却完全搞不清用途。

 

他还蒙着,卫庄已经换好了,上面是麝鹿皮面的小背心,横一排纹金核桃钮扣紧,黑缎下裳匝实地贴着,看着利落极了。

倒把小矮个也衬的高了几分。

 

盖聂见他穿齐整了,觉得自己不能再拖时间,稍一想,便抓着衣服朝外走。

卫庄从镜面里瞧见他行动,眉一挑。

“你去哪?”

盖聂头也不回,“找侍者帮我。”

卫庄啧的一声,声调立时拔高两分,“回来!”

 

盖聂手本来已经搭上了门把,闻言有些疑惑的转脸,就见男孩阴着一张脸瞪他。

“你要别人给你换衣服?”

卫庄的语气真不大好。

“不然呢?”盖聂有点茫然,“我不会穿这个。”

他朝卫庄一扬手里的花苞,纱质的飘带随之而起,粉的扎眼。

 

卫庄几步跨过来,啪的一下按在门板上,气势汹汹的

“我是你的谁?”

盖聂眨了下眼,把那脆弱的衣物挪开点,免得被卫庄压到,“夫君。”

他说的直白又坦然,卫庄皱着的眉毛倒松了点,却还是哼,“那你还找别人?”

“可你也不会穿啊。”

卫庄一噎,随即却更理直气壮了,“反正不准脱给别人看!”

他说着,一抓盖聂还敞着的睡衣领,把那露出的小片胸口遮上,“哪都不准露!给我裹严实了!”

 

盖聂匪夷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

最后,男孩抬起手,把卫庄额带里跳出的一小撮头发塞回去,又在那圆圆的发顶揉揉。

“圣界太热,不能穿的太多,”他若有所指的扫了一眼卫庄的严实装束,语重心长,“会热傻的。”

 

TBC


评论(2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