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来啊,打气啊!快活啊!

气球庄X打气筒聂,全员拟化,一发完

源于和 @卿本倾心 的日常吐槽

 ————————————————————

(1)

李斯是一张键盘。

连着的电脑叫赵政。

 

赵政的硬件很先进,据说是那一代里最好的,李斯自问也是一张优秀的键盘。

他是深蓝色的,触感舒适,反应灵敏,赵政对他特别满意。

但他也有不能言说之痛。

 

跟了赵政才几年,那缝里落的灰啊,抠都抠不出来!

这样下去他会提前报废的。

 

作为电线的蒙恬扶苏也苦不堪言,他们出厂后就被擦过一两次,落的灰比李斯多多了好吗。

赵政收到下属们的集体抱怨后,显示屏上滑了会儿雪花,最终自主运行到淘宝页面。

李斯看见他买了个打气筒,9.9包邮。

 

打气筒???

 

(2)

打气筒到货了。

金属的筒身,白底上刻着细细的云纹,深黑的手柄,永不过时的经典配色。

摸摸自己的机械芯,李斯得说,他真挺漂亮的。

靓筒说他叫盖聂。

 

最初所有部件都怀疑他有什么用,盖聂没吱声。

他用口气证明了实力。

这筒凭着自己的手柄蹦上蹦下,蹲显示屏上吹吹,又在李斯边上抽抽,再跳到底下去折腾一阵,等他忙活完,整个机器都焕然一新了。

别的部件怎么想不知道,反正李斯是觉得恍如春风拂面,一身积垢都给吹没了,闪闪发亮可以媲美刚出厂的嫩盘。

 

不仅如此,盖聂还经常去吸一管水跑出去浇花,偶尔化身擀面杖擀饺子皮,最可怕的一次,李斯见他抽出了自己的打气针,隔着老远钉死了一只花朵上的害虫。

实在太对得起他的价格了。

 

一来二去,那些野花草也喜欢他,其中一只叫荆轲的尾巴花跟盖聂交情尤其好。

赵政表示随他去——咱又没腿,能把人家咋的?

 

(3)

可有一天,勤快的盖聂也消极怠工了。

起因是一只气球飘到了他们屋檐上,红色的,还是个蛇形,线头下悠悠地系着张字条。

 

盖聂去收的,毕竟所有部件里就他能动。

 

李斯见盖聂把字条塞进自己的筒里,然后轻轻打出一口气,将那红蛇推了出去。

“我不回去。”他听见盖聂说,“请他保重。”

白色的气筒在窗台戳了一下午,直到月上中天,披了一身星光,也没下来。

 

如此往复几次,李斯自觉不太对味,让蜘蛛赵高去查查。

蜘蛛唧唧一笑,“因为他师弟啊。”

“他有师弟?”李斯精神一振,“老大怎么不买?”

蜘蛛一摊细毛爪子,“他师弟是气球,标价99999。”

“他抢呢?”李斯义愤填膺,“我都才999!”

“盖先生也是那个价位,老大买的时候是突然降价。”蜘蛛顺着电线爬走了,“听说是因为他师弟老爱吸气。他不高兴。”

李斯的按键哆的一声,卡住了。

 

(4)

李斯很快就见到了那只传说中“老吸气”的气球。

 

一大堆黑白红灰的气球汹汹地涌来,蔽了整个窗户,为首的那只黑底纹金,球身系在一只金属杆上,在窗外一个横扫千军,就把那堆花草打了个半残。

盖聂唰地就蹦出去了。

 

黑金的气球愤怒地扑过来,尾杆重重一扫,跟气筒的金属把手撞在一起,发出沉重的“当啷”声。

“你一直放气,就是为了保护这群废物?!”

“你什么时候都不肯放气,”盖聂拄着把手,一字一顿,“又得到了什么?”

 

李斯瞥了一眼那硕大的黑金球。

当然是巨大的球身啊。

 

“别做梦了!”黑金怒吼着一棍子戳过去,“你只是个打气筒!”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斯清晰地看见那球身又涨了一圈。

这还带自动胀气的?

难怪这么贵。

 

盖聂的筒身上冷光凛冽。

“我存在的意义,”前所未有的,他的语调满是怒意,“就是阻止你这样的球!”

 

红蛇球飘到被打残的小百合边上,吐出一把瓜子。

“你不是说他俩很恩爱吗。”端木蓉很忧郁,“为什么要波及无辜?”

“没事,等会儿我救你,”赤练用线条一卷瓜子,裂了壳挑出仁,“老大在乱飚气呢,等打完了,就有个球样了。”

 

李斯对她的话表示怀疑。

 

(5)

可事实证明赤练是对的。

李斯看着那只成天哼哼唧唧跟着盖聂的黑金球,简直不敢认。

 

你的惊天动地呢?你的横扫千军呢?你标价99999的高贵狂霸傲呢?

这个白天和盖聂一起逛花草小道晒太阳,晚上蹲灶台上烤火,被盖聂碰一下都爆到天上吼:“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的是哪只球?

 

“大惊小怪,”赤练鄙夷地看他一眼,“一看就是母厂单身。”

……

李斯愤怒地砸了下自己,带起风,把红气球吹飘了出去。

 

(6)

打气筒还是跟气球走了。

听说他们回了那家叫鬼谷的淘宝店,种了一屋子花。

 

赵政最初还很惋惜,发动了三百代码去找盖聂,然而没有消息。

在三百代码要变成三千和三万时,李斯拦住了他。

人家9.9打了这么久的工,够意思了。

 

他们到底是死物,能有多久的时光呢?

放人家回去养老吧。

 

(7)

“师哥当自己是中央空调?”卫庄的声音慵懒又沙哑,还带着点调侃,“给那么多东西吹气?”

“……哈……”盖聂被他压着吸气,根本答不上来,“我……”

黑金气球律动着,重重地磨蹭着盖聂,“以后只许给我吹气。”

 

盖聂担忧地看他一眼,

“不行,”打气筒很有立场,“你已经太大只了。”

 

END


 我宝说我有毒。


评论(3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