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面膜VS老二

一发完

依旧源于与 @卿本倾心 的日常吐槽233

———————————————————

(1)

卫庄和盖聂入台做交换生的第一天,就踩遍了屈臣氏、康是美、小三美日等等,拿着折扣卡从早刷到黑,扛了足有卫庄一半重的面膜回去。

他们不敷面膜,连大宝都不擦——是送卫家盖家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

以后都是一家人,总要打好关系不是?

 

然而,没人想到,寄回去的邮费会比面膜总价还贵。

……超预算了。

 

“不能浪费。”盖聂看着地上那近八十斤的面膜,抬起头跟卫庄对视,艰难开口,“我们自己用?”

卫庄沉默了会儿,抹了把脸,蹲下身在麻袋里翻了翻,掏了盒“我的心机黑面膜 · 七彩焕白”,呲的一声扯了封口。

 

(2)

荆轲一打开222宿舍门,变成了荆呆。

黑面膜看他一眼,目光森冷,如果放在平日,那肯定是极有威胁力。

但现在,那两个窟窿缝下的灰眸正在狂眨,大概是刚刚的眼部动作太大,不小心进了精华液。

 

“回来了?”盖聂跟他打了个招呼,十分自然,跟平日没什么两样。

如果忽视他脸上那张粉中透白的sk前男友。

 

荆轲叹为观止地绕着盖聂转了一圈,又望了一眼去浴室洗精华液的卫庄,由衷评价,

“你俩可算有点Gay样了。”

 

“买多了,寄不回去。”盖聂随手拿了盒提拉紧致递过去,“一天一片,我们用不完,你要用吗?”

“免了免了,”荆轲立刻用两手比了个大叉,随口提议,“脸上用不完可以用身上啊。”

盖聂听了,略一沉吟,“有道理。”

 

他放下紧致面膜,抓起剃须刀,几步走进浴室。

“小庄……”

卫庄正愤恨地把那黑面膜捏成一团,“哔唧”一声,精华液飙了出去。

“……”

盖聂把溅到脸上的精华液抹掉,“裤子脱了。”

 

卫庄的表情空白了一瞬。

他转眼打量了盖聂一下,觉得他这抓剃须刀的姿势活像倒提剪刀,不由警惕道,“干嘛?”

“你体毛重。”盖聂淡淡地解释,举起剃须刀,按下开关,“剃了才好敷面膜。”

 

过来串门的高渐离坐在荆轲旁边,听着浴室的轰然响动和时不时的一两句骂声,有点疑惑,“他俩又怎么了?”

“没咋,”荆轲呸的吐掉西瓜子,“就敷个面膜。”

“……哦。”

 

(3)

“剧作家的责任,是创造足够的冲突,去引发受众兴趣…… ”

“我不想听。”卫庄冷漠地瞪着上铺床板,“还有多久能取?取了我自己去复习。”

盖聂放下手中的《编剧手册》,看一眼腕表,“八分钟。” 

卫庄长叹一声,蠕动了一下,动作微小而充满了技巧性,既能活动筋骨,又不会让全身上下的面膜有半点滑落的趋势。


临近期末,随着面膜越来越少,他俩敷的手法也越来越纯熟,覆盖部位从只有脸,变成无处不敷——卫庄的话,脸上胸前用美白面膜,肚子腰腹提拉紧致,腿上则裹据说有瘦脸功能的毒面膜,敷完还要去洗掉多余的精华液,可烦。

 

“我算了一下,”盖聂微皱着眉毛,也有些烦恼,“以目前的使用量,我们每天还要再多敷两片。”

“还敷?”卫庄斜他一眼,“老子身上没地儿了。”

盖聂打量了一下黑白粉黄各色俱有的卫庄,目光最终落在了他身上唯一一块布料上。

内裤。

 

卫庄当然能看清他那视线走向,眼角一抽,险些把贵妇眼膜弄掉下去。

“……我拒绝。”

“没事,用没有刺激性的。”盖聂一边安慰他,一边伸了手,“我也敷。”

 

(4)

寝室的铁床吱嘎作响。

“师哥……”卫庄蹭了一下盖聂的面颊,“我进去了。”

盖聂满额都是汗,眸子闭着,眼尾潮红,闻言只是点了下头。

卫庄看他模样,居然瞧出了两分乖巧,忍不住头一低,去磨蹭那抿紧的嘴唇。

“没事,”青年的声调难得的和缓,“我慢点……”

 

他尾音还在嘴里没断,那双褐眸就唰地睁开了。

精光闪闪。

“小庄,”盖聂舔了一下他嘴唇,确定味道不对,“你是不是又没洗精华液?”

“……”卫庄呆呆地看着他。

“说过了,面膜都是有防腐剂的,不能留着。”盖聂按住他肩膀,把人推起来,“去洗了再来。”

 

(5)

荆轲环岛旅行回来后,发现寝室有两点变化。

一是那堆面膜已经没了,二是盖聂行走不便。

荆轲十分担忧,“你腰咋了?”

“没怎么。”


床上敷面膜的卫庄冷笑了一声。

 

“时间到了,”盖聂头也不抬,“你可以取了。”

卫庄立刻翻身站起来,把一身花花绿绿抖到地上,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底下有点不对。

荆轲古怪地盯着卫庄腹下三寸。

“咔”的一声,盖聂把涂抹面膜的盖子合上。

 

“卫庄兄诶,”荆轲的语气有点不确定,“你那儿为什么要用……撕拉面膜?”

 

END

 

评论(2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