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14)

庄:我要举报这家有色外卖

 ————————————————————————

这栋复式楼并不是个温馨地方,大理石作地,冷冰冰的,上面又一水的黑白家具,看着就不近人情,连唯一一件乐器,都长得像个刑具。

虽然没仔细想过,但来之前,卫庄隐隐觉得,盖聂该用木质家具,淡淡的暖黄,夕阳颜色。

毕竟,就连他家那群妖魔鬼怪,都喜欢把自己的房间弄的舒适可人,而不是这样的严正肃穆。

 

轻微的一点咯声。

盖聂把笔搁在了桌面上,低下头去看膝上的孩子。

“醒了?”

 

卫庄咕哝一声,翻个身,脑袋在男人大腿上一滚,脸埋到了对方肚皮上。

“好亮。”

 

盛夏正午,阳光逼人,落地窗没拉帘,室内锃亮一片,换谁都得给闪着眼。

盖聂一捋卫庄头发,把几缕粘在他脸上的发丝给拨到耳后。

虽然开着空调,小孩体温高,又睡在皮毛软垫上,还是热了点。

“起来吧,”他随手一梳,顺开几绺打结的褐发,“我去把帘拉上。”

 

卫庄在他小腹上一拱,不肯动。

他鼻梁高,脸一抵紧,鼻梁骨就戳在盖聂肚子上,不疼,就是有点硌。

盖聂也没推他,右手重新拿笔,沙沙地写起来,左手则留在卫庄头上,慢慢地梳。

 

先前卫庄睡着后,他去冲了个澡,回来便见小孩眉毛皱成一团,在毛垫子上乱蹭,头发都给静电炸开。

他这才把人脑袋挪到了自个腿上。

 

男人的动作不轻不重,从发旋梳到脖子根,将凌乱的发结一个个顺开,一点都不疼。

耳边笔尖掠纸,轻微的声响很是催眠,头皮上的触感又太舒适,要不是没瞌睡了,卫庄都想再眯一觉。

他撑了身边的软垫,一抓盖聂的浴袍,把自己支棱起来,朝桌上一看。

男孩在心里“咦”了一声。

 

卫家不怎么教孩子,但却有书库,随便自己人进,卫庄放学后也会蹲进去看。

盖聂写的这种字体他见过,一笔要拐三道弯,是人类、异种间通用的语言。

但见过不代表他认得——在猎魔者学校,通用语都是三年级才开授。

 

他看两眼的功夫,盖聂已经结笔了,将信纸一折,收进了信封。

动作有点快,倒像是刻意避着卫庄。

 

反常则有妖,要是平时,卫庄肯定想办法看一遍,虽然不懂,架不住他记忆力好到几乎过目不忘,回头查字就是了。

但他现在不想这样。

既然盖聂觉得不能给他看,那就以后再说吧。

 

他收回视线,去蹭盖聂脖子。

不知道是不是沐浴乳,男人身上带着股橘子的味道,从浴袍里热烘烘的蒸出来,还有点甜。

盖聂给信封盖好火漆,按住乱拱的小脑袋。

“痒。”

 

卫庄顺着他的力道,把下巴往对方肩头一戳,不动了。

“昨天买的东西,送到了吗?”

逛超市的时候,除了被盖聂否决的油气球,他们买了护发素和内衣后,卫庄还挑了一堆蔬菜肉类,油盐米醋都齐了,中途还不忘把盖聂从甜品柜前拉走。

男子汉说话算话,说了负责饮食,那他就得弄好。

 

“不用开伙。”盖聂终于把他那炸成菊花的头梳顺了,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我叫了外卖。”

卫庄一僵,脑袋里瞬间奔腾而过无数马卡龙黑森林千层蛋糕之类。

“咸口的。”盖聂完全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出言安慰,“是……”

 

“人嘞?”一个青年嗓音在门外喊开了,“您的‘叫了个童子鸡’到了,来拿啊!”

 

TBC

 


评论(1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