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为首

专注卫聂,热爱皮糖肉刀

为不知情干杯!(16)

不学好!超能力是给你拿来撩汉的吗!

——————————————————

厨房里水声不断,有双毛茸茸的拖鞋在料理台前一晃一荡,鼓鼓的鸭嘴和它主人有的一拼。

不远的垃圾桶中丢着空荡荡的鸡架子,还有几块碎裂的瓷片,看样子,本该是个盘。

 

“我洗的好!”卫庄坐在料理台上,语气相当不满,“刚就是手滑!”

“不怪你。”盖聂一边把洗洁精挤在搓碗瓤子上,一边安慰他,“是洗手台太高了。”

男孩一听,背过脸去,腮帮子鼓的更厉害了。

 

其实真不是他手残或者太矮,而是这栋房子实在不人道,一切家具都是按成年人的身量设计,他要去够水龙头,都得踩个板凳。

在做饭未成功、企图用洗碗代替,结果差点从板凳上哧溜下来,并摔碎了一个盘子后,在旁边看的胆战心惊的大人果断表示:还是交给他吧。

至于卫庄,因为抗议无效,又不肯离开厨房去客厅呆着,于是被盖聂抱起来,放在了料理台上坐好——免得他干些什么,这厨房可摆着一溜刀具呢。

 

男孩把脑袋扭一边半天,旁边那人也没理他,于是他又慢吞吞地把脸扭回去了。

盖聂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他很认真地在洗碗,袖子翻折起来,露出一截小臂,手上覆着泡沫,正用瓤子去搓盘子上的鸡油。

 

真说起来,男人的动作也很不熟练,卫庄猜他大概总拿快餐和甜品应付肚子,连带着也从不洗碗。

但这人好像做什么都全神贯注的,不管是弹那刑具琴还是洗碗,眉眼都凝着,动作不急不缓,就算生疏,却也自若。

 

卫庄还要小些的时候,常会一个人坐到高高的橱窗上去,那里既能安静地做功课,也可以看清往来行人。

金乌卫家不受猎魔者的欢迎,但来那的人却络绎不绝,或言笑晏晏娇声莺语,或声色不动满目机巧,而他就坐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静观那众生列像,权当学余消遣。

可他从没见过像盖聂这样的人。

 

对方将他从异种手下救出时,一身蓝白银纹的制服,是协会里最高的等级,就比行政会长低些。

坐到这个位置,什么也不会缺,但他又像是什么都不在意,还常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这都几天了,卫庄从没见他露出过一个好好的笑来。

连洗个碗,眉间都有些皱着。

 

盖聂刚把那刀刀叉叉洗干净,还没收进碗柜,眼前就晃过来一只小小短短的手。

男人侧过脸去,目露问询。

“给你看个东西。”卫庄眨了下眼,银灰的眸子给阳光照的剔透,带着一点黠意,“别说出去。”

 

孩子有些故作神秘,但却笑得骄矜,自信满满的样子,像真的藏了什么宝贝一样。

盖聂忽然就有点想去揉一下他脑袋,但想到自己满手水,便只是点了下头。

他头刚点下去,便听卫庄念了句什么。

那是极拗口生涩的发音,恍若古奥的语言。

 

空气忽而滞涩了起来,像有超自然的力量在推动,无形之中,所有的阳光都朝着卫庄汇流了。

那些夺目的金色丝丝绕绕地缠上他小臂攀延,聚在手心,璨璨地绞在一起,向上萌芽。

最终,孩子的手里幻出了一支刺玫。

 

那花枝荆棘成型时,卫庄呼了一口气,额上已见了汗。

“喏,”他将手中流转的光影向男人面前一递,“送给你。”

 

对方看着刺玫,鬓发垂在脸侧,看不清神情,似乎有些发愣。

过了几息,他放下盘子,擦净手,而后从卫庄手心中,小心地接过了那捧阳光。

 

卫庄一双眼牢牢盯着盖聂,等他的反应。

猎魔世家都会有些血脉传承,他知道自己不算异常,却也还未在人前用过能力。

 

盖聂稍抬起脸来,眼底映着手心中灿烂的阳光,暖融融的。

“谢谢小庄。”男人的眼微微弯了,平抿的嘴角松开,“我很喜欢。”

 

TBC


评论(20)

热度(118)